【生态监督】一个生态县遭遇的违规采矿难题(下)

2022-09-23 18:25:47 来源:透视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郭煦 责任编辑:康小君 字号:T|T

  昨日,透视社发布了一篇由中国小康网独家报道,关于河北易县遭遇违规采矿情况的文章(回顾文章请点击《【生态监督】一个生态县遭遇的违规采矿难题(上)》),报道引起大众广泛关注。

  今日,透视社带来该事件的后续追踪报道。

  深挖“利益链”和“保护伞”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按照2011年3月5日国务院颁布的《土地复垦条例》,只要是损毁的土地都需要做复垦。有关专家指出:“采矿损毁的土地是土地复垦项目最主要的研究对象。按照《土地复垦条例》,谁损毁谁复垦,任何矿山企业都有履行复垦的义务。”

  “如果矿山不做任何处理,很容易出现边坡的滑坡、泥石流以及水土流失。露天开采对生态造成的影响包括景观破坏、土地结构破坏、植被破坏、水生态系统破坏、生物多样性破坏等。”上述专家表示。

  当地村民表示,上述矿区内存在超面积开采行为,村民多次向当地政府举报,均没有得到官方回复。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全国范围内督察的情况下,上述公司依然“我行我素”,原因耐人寻味。对此,当地村民质疑,职能部门退休官员长期参与矿产开发行业,当地政府部分官员有保护“非法开采”之嫌。

  易县当地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易县腾辉矿产建材有限公司与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两个矿区挨着开采,两家公司共用一个安全生产许可证,曾经有一段时间,易县腾辉矿产建材有限公司已经和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初步达成收购意向,后来因为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地权边界问题不了了之。

  8月初,在金隅集团易县腾辉矿产建材有限公司与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矿区内,《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看到,整个矿区由灰色矿渣和废石堆积而成。边缘是虚散的矿渣筑成的坝体,坝高约百米。当地村民说,这样的状态已经有十多年了,被开采出的矿渣和废石一直堆放在那里。

微信图片_20220923182445.png

  现场直击 杨各庄村是易县腾辉矿产建材有限公司与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矿石开采所在地。记者采访期间,在开采现场看到,多台挖掘机和运输车辆正在紧张工作,路上尘土飞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矿区山体结构被严重破坏。 摄影:郭煦

  作为华北的生态屏障,太行山生态环境一直备受关注。

  易县当地多位居民透露,原易县国土局副局长赵光军已在6年前辞职,其辞职前主管矿产开发,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其在职期间采用不同手段利用矿山整合机会强行转让多人采矿证,被当地居民举报,纪委介入调查后被迫辞职。

  中纪委官方网站证实,与赵光军同一任期的易县国土局局长瞿联海在退休之年因涉嫌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为其堂弟瞿连军竞拍易县长岭村花岗岩矿权成为涉案重点,按照约定,瞿连军、瞿联海及其弟瞿连存每人各占三分之一股份,瞿连军负责出资经营,瞿联海负责协调相关部门,不参与经营管理。

  瞿连军顺利拍得矿权后,先后成立了易县连军花岗岩矿等矿业公司。瞿联海利用职务之便,大开方便之门,为采矿权的设立、变更和经营费尽心力。他在摩天岭省级自然保护区内违规办理扩界手续,使采矿区面积扩大近4倍,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75.17万元。经鉴定,截至2019年4月,该矿山实现净利润6300余万元,瞿联海获利2100余万元。

  记者查询到,赵光军辞职后,实际控制多家矿产公司,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只是其实控的一家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从事批发业为主的企业。

  随着对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我国对作为建筑用砂石料采取了更为严格的控制措施。特别是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所在地区,位于北京和雄安新区毗邻的保定周边地区,对建筑用石、用砂的开采、运输供应和使用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此外,雄安新区的建设也将大大推动该地区对建筑用砂石料的需求。因此,需求的增加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上述地区建筑用砂石料市场的扩大,也为建筑用砂石料市场带来巨大的潜力。

  因为建筑用石用砂的巨大市场潜力,赵光军所控制的矿业公司主营业务大部分与砂石有关。据了解,其公司主营项目均是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项目。正常情况下,向当地政府申请立项,项目建成后,不仅可以为公司增加经济效益,为公司股东创造价值,也能够有效地进行区域生态环境治理及恢复,促进节能减排,加快构建循环经济的生产方式,实现矿山资源持续开发利用。

  杜绝饮鸩止渴式发展是关键

  由于太行山系是北部地区的环境保护带,对河北、北京等地的环境维护起着屏障作用,是我国重要的环境治理区域之一。

  事实上,关于太行山系的整治行动,河北省委、省政府、生态环境厅等有关单位早已行动。2018年10月1日,河北省启动了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普查整治专项行动,并制定了《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普查整治专项行动方案》,宣布将通过普查对太行山燕山生态环境进行全面“体检”,分门别类建立起问题清单、任务清单、责任清单、效果清单,并逐一整改。同时,借助整改,建立健全生态保护红线管控体系,完善生态保护红线制度,严格生态保护红线准入,实现一条红线管控重要生态空间。

  截至2018年11月30日,河北各市共核查点位16660个,甄别出问题740个,其中张家口、承德、保定市问题最多,分别为285个、142个、136个。其中,易县属于重灾区。 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全面普查的基础上,下一步,河北省将集中精力推进整改工作,整改一个、验收一个、销号一个,坚决杜绝表面整治、虚假整治和敷衍整治,切实筑牢京津冀生态安全屏障。

  一个事实是,多年来,易县多次采取坚决有效措施,出重拳,持续严厉打击非法盗采砂石资源违法犯罪行为。2020年6月14日,易县召开落实省委省政府白洋淀流域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暨全县违法违规用地建设采矿采砂和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专项整治动员大会,对省委、省政府关于《易县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专项督察反馈意见》中的整改要求,对违法违规用地建设、采矿采砂和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专项整治工作进行全面部署。

  另外,易县还制定了《易县违法违规用地建设采矿采砂和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专项整治方案》《易县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并就相关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去年底,易县组织召开全县打击非法采砂集中行动动员部署大会,成立了由县委书记任政委、县长任指挥长的打击非法采砂行动指挥部,深入摸排,澄清底数。为切实掌握全县非法采砂整体情况,行动办公室组织各乡镇、各有关部门、指挥部综合执法队各行动小组分别深入分管、分包区域进行摸底排查,行动办连夜加班,对各单位摸排上报的情况进行梳理汇总。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在当地调查采访时,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只要上面有人就能干”。“易县腾辉矿产建材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子公司,金景盛矿业有限公司老板是赵光军,根本不敢管”。

  记者查询易县政府官网发现,当地政府非常重视私采滥开行为,并且不间断进行打击,但当地人的说法与记者调查期间看到的开采现场,不由让人质疑当地政府部门所谓“严加管理”的效果究竟有几何。

  易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造林绿化与林业产业发展股股长刘宏英表示,上述两家公司所报的《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均由该股订卷上报,内容的真实性由公司负责,具体是否存在超范围开采由自然资源开发利用股负责解释。易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自然资源开发利用股工作人员屈凤国接受记者采访时坚称,上述两家公司开采行为属于合法开采,是否存在超面积开采不知情,具体情况要等该股负责人赵一江做回复。

  太行山区本就生态脆弱,植被少,缺乏涵养水源、调解地面径流能力,雨多时洪水宣泄而下,雨少时河川干涸断流,形成大雨酿水灾、缺雨遭旱灾局面。据统计,在1996年洪灾中,河北省太行山区受灾县91个,涉及881个乡镇、1.59万个村庄,受灾人口1517万人,直接经济损失456.3亿元。由此可见,改善太行山生态环境,减少自然灾害,任务并不轻松。

  有关专家认为,改善生态环境,消除贫困状态,决定了开发太行山资源应当从长计议,也正因有长期规划和近期目标,太行山区在20多年的开发中植被覆盖率得到提高,居民收入得到提升。“然而,现在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和贫困’两大问题。私采滥挖,对于暂时缓解贫困起到一定作用,但长远来看,生态环境的破坏,带来的可能是无法弥补的生态灾难,而资源的有限性必将导致生态贫困,以此解决贫困,无异于饮鸩止渴。”

  作者:《小康》·中国小康网  记者 郭煦

  编辑:程艺

  校对:吴月冉

  审核:龚紫陌

相关推荐


让光明透视世界
扫码关注透视社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