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社·法治要闻】什么空子都敢钻!上海警方严打利用疫情税收优惠政策虚开发票犯罪

2022-06-24 22:06:15 来源:透视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综合 责任编辑:康小君 字号:T|T

  1、捣毁犯罪团伙11个!上海警方严打疫情防控期间虚开发票犯罪

  日前,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牵头10家公安分局,会同税务稽查部门,针对疫情防控期间利用税收优惠政策实施虚开发票犯罪进行集中收网打击,捣毁犯罪团伙1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0余名,查获大量网银U盾、发票、虚假合同等涉案物品,涉案金额1.8亿余元。

QQ截图20220624221009.png

图源:澎湃新闻

  在宝山公安分局经侦支队侦破的熊某团伙虚开发票案中,主犯熊某本是一家财务公司的实际经营人,为多家小规模纳税人企业提供代理记账服务。疫情期间,熊某低价收购并实际控制了这些小微企业,随后伙同其丈夫钟某,利用这些小微企业,以收取票面金额4.5%开票费的方式,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为犯罪嫌疑人吴某、邹某等人实际控制的70余家受票企业频繁开具发票,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虚开发票金额达3000万元。在此次集中行动中,上海全市警方共捣毁6个此类犯罪团伙,涉案金额1.39亿余元。

  此外还有5个犯罪团伙,通过指使他人注册成立多家空壳公司,在疫情期间利用这些空壳公司为各自所经营的企业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以此达到虚增企业经营成本、少缴企业所得税的目的。截至案发,虚开发票金额4100余万元。

  上述犯罪行为不仅破坏了国家税收征管秩序的安全稳定,也妨碍了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致使本应用于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受到侵害。

  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上述20余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虚开发票罪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2、同为强制猥亵为何判罚不同?“阿里女员工案”一审宣判 被告人张某当庭上诉

  近日,“前阿里女员工被猥亵案”有了新进展,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次日7时许,张国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又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张国无认罪、悔罪表现,应依法惩处。据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对此判决,张国妻子认为张国无罪,张国已当庭提起上诉。

  根据2021年8月14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所发布的通告,王某文和张某都涉嫌强制猥亵罪。但在2021年9月6日,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某文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槐荫区警方对王某文终止侦查,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决定。

  同样涉嫌强制猥亵的两个人,为何一人仅仅是治安拘留,而另一人则承担刑事责任?

  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认为,按照强制猥亵罪量刑一年六个月,并不算很重。特别是张某有两次猥亵行为,且其中一次在餐厅前台附近,疑似在公共场所实施猥亵行为。

  从《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强制猥亵行为的处罚来看,强制猥亵既可能是一种违法行为,也可能是一种犯罪行为。综合检方整体的表述来看,王某文确实实施了猥亵女员工的行为,但他的强制猥亵行为违法程度尚且达不到犯罪的严重程度,而张某强制猥亵行为则已达到犯罪严重程度。北京市京师(通州)律师事务所孙可律师认为,猥亵他人是否构罪的关键主要看是否使用了暴力等胁迫行为。根据《刑法》第23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式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利用被害人醉酒不清醒状态,可以纳入到“其它方式”。张某与王某文之所以有不同的处理结果,关键并不在于周某是否处于醉酒不清醒状态,而在于张某是否使用了暴力等其他胁迫手段。

  蓝天彬律师认为,如果女子存在下套行为或勾引行为,男子迎合,那么这更倾向于是一个道德问题,如若属实女子甚至可能涉嫌诬告陷害。不过,如果是女子醉酒状态下的行为,那么男子仍然可能构成犯罪。孙可律师则表示,对于这种“主动行为”主要看行为人在邀约时的主观意图,“我主动喊你来酒店聊天,可没有主动喊你来酒店猥亵”。法院也是凭借要约的范围来判断侵害人有没有主观的故意,受害人有没有主观放弃自己的权利。

  (来源:透视社综合红星新闻、封面新闻、澎湃新闻、新华网报道)

  编辑:李旭颖、李舒晴

  校对:吴月冉

  审核:龚紫陌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