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社·法治要闻】酒后无证驾驶摩托车,该不该吊销汽车驾照?

2022-06-22 18:19:50 来源:透视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综合 责任编辑:康小君 字号:T|T

  1、酒后无证驾驶摩托车,该不该吊销汽车驾照?

  醉驾摩托车撞伤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后,其持有的小型汽车驾驶证能否被吊销?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第三十六批指导性案例,列为4件指导性案例之首的这起醉驾案格外引人关注。

  无证醉驾无牌摩托车,一事三罚起争议

  2013年5月1日晚,卢某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两轮摩托车致一名路边行人轻微伤。经鉴定,卢某血液中酒精含量已达醉酒驾驶标准。经厦门市交警支队交通事故认定,卢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辖区交警部门对卢某无证驾驶无号牌摩托车的行为作出罚款300元的处罚。辖区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卢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厦门市交警支队另对卢某作出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决定。

  卢某不服该处罚决定,以其持有的小型汽车驾驶证与涉案交通事故无关为由向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3年9月24日,区法院一审判决维持市交警支队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卢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厦门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厦门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市交警支队以卢某醉酒驾驶而吊销其小型汽车驾驶证,与卢某已经受到的刑事处罚和行政罚款处罚存在矛盾,故于2013年12月11日作出二审判决:撤销区法院所作的一审行政判决;撤销市交警支队所作的吊销卢某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检察监督,事件再反转

  醉驾摩托车该不该吊销机动车驾驶证?带着不解与困惑,2014年9月,厦门市交警支队向厦门市检察院递交了监督申请。接到监督申请后,市检察院查明卢某同一行为存在三个违法情形,并厘清了不同违法情形应被处以不同的行政、刑事处罚。在此基础上,对争议焦点“醉酒驾驶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提出准确理解。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于2012年出台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条款适用问题的意见》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是一种剥夺持证人驾驶任何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资格的处罚,不是只剥夺某一准驾车型驾驶资格的处罚。”厦门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讨论认为,从立法目的、执法效果等角度出发,交警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是依法作出的,二审适用法律错误。2015年3月,厦门市检察院向厦门市中级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未被采纳。经讨论研究,厦门市检察院向福建省检察院提请抗诉。

  检察院提出抗诉,刑行同罚不矛盾

  2019年9月30日,福建省检察院以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福建省高级法院提出抗诉。检察机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2009年)第四条第二款关于“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的规定,卢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市交警支队在卢某被追究刑事责任后,对其处以吊销所有准驾车型驾驶资格的处罚符合法律规定。

  2020年5月21日,福建省高级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作出再审判决:撤销厦门市中级法院所作的二审判决;维持区法院所作的一审判决。

  统一司法裁判尺度,刑事与行政双罚

  2021年3月19日,福建省公安厅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吊销机动车驾驶证行政案件办理的通知》,鉴于吊销机动车驾驶证行政处罚减损被处罚人权益,对被处罚人影响重大,要求规范办案程序,严格事实认定,综合考量,体现过罚相当。2021年4月30日,福建省检察院与省高级法院印发会议纪要,就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正确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理吊销机动车驾驶证行政案件提出具体要求,统一司法裁判尺度。

  刑罚虽然是最严厉的制裁手段,但是在秩序恢复、资格剥夺、行为矫正等方面还存在局限性。我国对醉酒驾驶行为是在受到刑罚之后,一并吊销驾驶证并且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从而体现“刑行双罚制”的必要性及正当性。本案以个案监督和类案监督相结合的方式,对行政执法、司法裁判的分歧予以统一。正如该案要旨所阐述的:“在监督纠正个案的同时,推动有关机关统一执法司法标准,保障法律正确统一实施。”

  截至目前,福建省未再出现涉吊销驾驶证行政案件执法司法标准不统一的问题。

  2、贩毒团伙“黑吃黑”当庭翻供不认罪 背后竟藏“案中案”!

  近日,贵州省铜仁市警方侦办的一起特大贩毒案,经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作出判决,最终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有期徒刑15年至有期徒刑4年6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

  毒贩背后竟藏“案中案”

  铜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本地人陈某与本地另一个有贩毒前科的杨某来往密切,可能有贩毒行为。经分析调查,警方发现陈某与一名生活在铜仁的河南籍男子李某生关系密切。通过继续深入调查,警方发现陈某与李某生曾是狱友,且都是因为贩卖毒品被判入狱,并进一步确定李某生就是陈某的上线。而陈某又将毒品交给了自己的马仔杨某进行零包贩卖。一个多月后,民警获悉李某生很可能带着毒品去都匀市进行交易。警方在李某生可能经过的路段进行了周密布控。最终在停车场将陈某与李某生两人抓获。随后,民警在现场搜到两块毒品,总重600余克。

  李某生交代:他的毒品是从上线手中抢劫来的。出狱后,被债主逼急了的李某生通过曾经的狱友宋某,联系上云南省昭通市的马某购买毒品。到交易地点后,李某生感觉不对劲,认为对方想“黑”他的钱,遂取消交易,决定先下手为强。他联系到曾经的狱友龙某和陈某某,又让他们分别邀约吴某和杨某共同参与抢劫。第二次交易过程中,龙某等人假扮警方呵斥,宋某和马某丢下毒品仓皇逃窜。李某生他将抢来的货藏在陈某家中,一个月时间里,李某生和陈某先后将其中的8块海洛因卖给了都匀市的黄某、杜某,以及铜仁市的杨某。

  至此,这起“黑吃黑”的毒品交易被警方全部摸清。警方一鼓作气,将其余涉案人员全部抓获,毒品上线马某也浮出水面,警方共抓捕犯罪嫌疑人11人,另案处理3人。

  被告人当庭否认指控

  警方将李某生等人毒品交易案侦查终结后,移交给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被告人马某除了涉嫌贩卖毒品罪外,明知是假毒品而以毒品进行贩卖,涉嫌诈骗罪。被告人宋某明知李某生与马某要进行毒品交易而为其牵线搭桥,联络促成双方交易,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陈某明知是毒品,也帮助李某生进行贩卖,同样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龙某等4人,帮助李某生劫取毒品,均涉嫌抢劫罪。

  而庭审现场却出现了变故。被告人李某生辩称是宋某主动联系他的;被告人陈某辩称去都匀市交易时并不知道运送的东西是毒品;被告人宋某说,毒品被抢劫后,本想报警,但马某不让,还威胁说如果宋某不找到李某生要回毒品,就不会放过其家人。被告人龙某等4人也说,事前并不知道要抢劫的东西是毒品。毒品上线马某在庭审时更是全部否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和罪名,称自己并没有参与过毒品交易,更没有卖假毒品。

  为了证实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公诉机关当庭播放了马某到案后,由公安机关人员录制的视频。视频中,马某承认了和李某生进行毒品交易的事情。公诉机关也当庭播放了马某恐吓宋某的语音聊天记录。面对铁证,马某却只承认视频中的人是自己,否认视频和语音聊天的声音是自己的。

  被告人马某的辩护人提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其他被告人的供述,他们抢劫的毒品是用一件雨衣包裹的,但是这件雨衣并没有在本案中被找到,也没有在毒品包装上提取到马某的指纹,不能认定毒品是马某的。对此,公诉机关回应称,虽然马某当庭否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但现有的书证,物证和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已经足以相互印证。公诉机关指出,本案中的多名被告人皆是累犯,应从重处罚。李某生,龙某等参与抢劫的几个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本案抢劫毒品危害的是毒贩的利益,没有造成社会或者其他个人利益的损失,量刑时应予以考量。

  最终铜仁中院经审理,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透视社综合检察日报、法治日报报道)

  编辑:李旭颖、李舒晴

  校对:吴月冉

  审核:龚紫陌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透视社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