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社·生态监督】一村民花2万元买碳汇的背后

2022-06-09 20:49:03 来源:透视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综合 责任编辑:康小君 字号:T|T

超期砍伐,认购碳汇获得司法确认

  案情回顾

  2021年5月,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剑河县磻溪镇高引村,村民罗某松持过期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将自家山林里的杉木采伐了469株。经过鉴定,蓄积126.7286立方米。随后,黔东南州剑河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滥伐林木罪,向雷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由于罗某松砍伐的林木并非公益林,作为公诉机关的检察院并没有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案件审理过程中,雷山县法院创新思维,并与公诉方多次协商,创造性提出运用“碳汇交易”的方式,责成被告人履行生态赔偿的替代性修复义务。被告人罗某松按照林业部门的测算,自愿认购20668.8元的林业碳汇量(碳减排量),并与公诉方达成《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前磋商协议书》。由于协议书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未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而且符合国家的“碳达峰”“碳中和”战略行动和相关政策,该院近日作出司法确认裁定书。罗某松全部履行完毕缴纳购置碳汇量款义务。

 微信图片_20220609204620.png

雷公山环保法庭开庭审理现场

图源新华社

  雷山县人民法院雷公山环境保护法庭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罗某松违反法律规定,滥伐林木,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滥伐林木罪。鉴于其具有坦白情节,认罪认罚,并以认购“碳汇”的方式对受损的生态环境进行了替代性修复,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法庭以滥伐林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4000元。

“种树无地”,转变思路探索生态修复

  根据法检机关权威数据,将认购碳汇引入环境司法在实践中较少见。对于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全国首家“环境保护法庭”的贵州而言,首例“认购碳汇修复生态案”又一次在环境司法上取得突破。

  记者采访法院、检察院案件承办人以及环境司法业内人士,他们对这种创新性的司法实践出发点进行了分析。

  案件承办人、雷山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吴章义表示:过去行之有效的“补植复绿”方法现在难落“地”,在黔东南乃至贵州,森林覆盖率很高,雷山县森林覆盖率已经超过了72%,荒山荒地极少,如果要罪犯跨区域实行异地补植复绿,难以找到可以种树的荒地,执行难度越来越大。

  雷山县人民法院曾向县林业局和雷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函,请求协调用于“补植复绿”的基地,得到的答复是“没有足够多的荒地进行林木补种”。面对无地种树的执行尴尬,法检部门试图探索出一条符合黔东南乃至贵州实际的生态修复之路。

  环境资源案件,大多是涉及公共利益而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恢复生态。但是,对于滥伐、盗伐的林木不属于公益林的,若以公益诉讼形式起诉,明显不太合理,有点“师出无名”。

  吴章义说,针对罗某松这个案件,他持过期砍伐证砍了自家山林,而且面积较大,虽不是公益林,但客观上影响了黔东南森林资源总体覆盖率。特别是公诉机关只提起了刑事诉讼,法院一方面只能秉持中立,但另一方面又不能放下“森林被砍伐、生态被破坏”这个“公益现实”。“基于此,必须弘扬能动司法精神,迎难而上另辟蹊径,面对法律空白,主动切换思路进行案件办理”。

  “法律无情但不应冰冷”。在黔东南地区,农村房屋多为木房,部分山区农民确因居住需求要砍伐树木。吴章义说,如果法院机械执行法律,将罗明判了较高实刑,他的整个家庭都会遭受很大打击。而现在,罗明得到从宽处理,不会收监,他和家人包括当地村民都会感受到党和政府以及法院对老百姓的体贴,这就实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透视社综合中国新闻网、新华网、中国环境网报道)

  编辑:程艺

  校对:吴月冉

  审核:龚紫陌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