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湖州:乡村经营,安吉打“新样”

2022-09-22 11:22:35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周宇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文|《小康》记者 周宇

编者按:

秋分节气,将迎来第五个中国农民丰收节。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应运而生的丰收节不仅是庆祝丰收的日子,更是检验乡村改革成果的考场。

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这些年里,全国各地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让乡村有了“颜值”。但后续问题随之凸显——没有经营就没有收益,甚至已有的建设成果都难以维系。老百姓增收也面临瓶颈。

到底谁来经营乡村?如何经营?利益怎么分配?记者从安吉了解到,以两入股三收益、两退出三保障、农业“标准地”等改革推动的《全域乡村经营的实施意见》已经成熟,即将发布,本篇将详细解码。

正文:

从中国美丽乡村发源地,到美丽乡村建设标准的输出地,安吉乡村的每一步发展都是引领性的。

这是动力,当然也会带来压力。安吉的乡村如今也面临着和全国一样的发展困惑——如何找到从“建设”到“经营”的门道。

一说到乡村经营,普遍的方法就是找社会资本的运营团队。但是现实情况是,一来优质的运营团队不多,而且普遍不乐意重资产投入,偏爱品牌和管理模式输出等轻资产运作;二来运营项目收益好坏和村里普遍没关系,政府投入巨资形成的村级集体资产没有带来更好的回报。三是村里先建,再找运营商的顺序,可能导致盲目投入和浪费。

要想持续领跑,必须改革创新!“我们即将发布的《全域乡村经营的实施意见》就是要破这些题。”安吉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刘斌具体介绍说,安吉将用“国资投建+民企运营+利益链接”的全新机制来经营乡村,“两入股三收益”改革是整个机制的改革主轴之一。

这是在为乡村发展进入经营时代打“新样”!在著名三农专家顾益康看来,安吉这一次的改革意义重大。

主轴:“两入股三收益”改革

什么是“两入股三收益”?以资源资产入股,农民拿租金、挣薪金、分股金。

这和原有的模式有什么区别?最主要的是要让“肥水”流入自家田。按照原本单纯引进社会资本经营乡村的做法,村集体和村民一般只能拿到有限的租金和薪金。即便运营项目效益很好,也没法共成长。分析数据就能看得很清楚,截至2021年底,财产性收入仅占安吉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也就是说,如何通过资源资产入股的方式来增加财产性收入,不仅是安吉县贯彻落实省委巡视关于村集体经济增收短板问题整改要求的举措,也是缩小城乡差距进而推动共同富裕的“命门”。

具体怎么做?安吉有“四步走”的路线图。

第一步是摸清“家底”。每个行政村全面核查,自己有多少自然资源、产业资源、社会资源。自然资源即包括水资源、森林资源、耕地资源等实体资源,也包括自然环境和人居环境的质量;产业资源包括农业、林业、乡村旅游等产业和土地、人文资源;社会资源包括村庄治理能力、乡风文明程度、村庄公共服务能力、区位交通资源和经营能力。资源摸排的同时,明确资产资源经营权和使用权权属,将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等要素流转到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或专业合作社。

第二步是资源资产的量化。对村域内的资产资源,通过省级标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资源类别采用GEP核算标准明确的价值量进行折算,尚未明确定价的资产资源,邀请第三方进行市场评估,按照不同类别资产资源评估相加,得到乡村资产资源的总和,形成乡村资产资源量化的总值。

第三步是精准招商。资源入库“两山合作社”和数字乡村一张图后,招引农旅、文旅、文创、科创、康养等绿色生态类项目,选择一批市场前景好、发展有基础、带动力强的优质项目来实现生态资源的高效转化。

第四步是入股并确定利益分配方式。主要按照优先股和劣后股两种方式,建立“企业+村集体+农民”利益联结机制。“优先股”是指直接利用的土地经营权、资产资源使用权入股,在促进乡村资产保值增值后,按照“保底收益+增值分红”形式参与分红。“劣后股”是指间接作用的自然资源、配套服务等,在项目投资方收回成本后再参与分红。同时要突出对低收入群体的帮扶和救助,提倡按照不低于其他股民1.5倍享受分红。

核心:村集体与项目共成长

改革源于需求,系统的举措源于乡村已有利益链接实践的提炼、提升。

“两入股三收益”改革落地以来,各村更是在原有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在打品牌、盘资源、精准招商等方面使出“十八般武艺”。无一例外的是,村集体和引入的投资方都深度捆绑。

位于昌硕街道的石鹰村在2015年就开始发展漂流产业。“之前村级每年收益是12万元。”石鹰村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因为收益不高,村里对漂流产业周边配套维护的积极性也不高。

“两入股三收益”带来了新思路——要想收益更高,就要让产业发展的环境更好。石鹰村建立了24小时水质检测站,对沿路沿线环境,乱搭乱建无证经营摊位统一进行整改,保证景区范围及村庄环境整洁。环境提升后通过协商洽谈,与漂流运营公司重新签订合同,以河道和水资源入股,保底分红从12万元上涨到100万元。因为环境更好了,漂流人数骤增,年营业收入上涨到800万元。

盘活废弃资产发展新业态,成为不少安吉乡村的“套路”。

不用去宁夏沙漠,在安吉也能拍火星大片。在孝丰镇白杨村金鸡岭的山顶上,一个废弃石矿被打造成BY'366火星营地。换上宇航服,就能体验登陆火星的感觉。

31.jpg

图:安吉县白杨村火星营地

这个由杭州户外品牌Gogogo投资500万元建设的野奢营地和村里建立了怎样的利益链接机制呢?白杨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夏橡栋介绍说,整个营地项目由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的全资强村公司安吉白兰坞农林开发有限公司负责运营管理,投资方支付营业额的5%作为运营管理费,村集体以土地入股,投资方支付营业额的3%作为场地租金,这两项收入加起来约80万元。除此之外,白兰坞在管理过程中,以招聘本村的村民为主,人均工资4500元,产生客流对于村庄的餐饮板块和农产品板块还能带来20余万元收益。

资源入股可不止发展乡村旅游产业,现代农业、竹林碳汇甚至是科技创新等通道,释放出安吉乡村经营的无限可能。

32.jpg

图:安吉县天子湖镇明康汇农业项目

天子湖镇里沟村引入明康汇生态农业集团有限公司,打造浙北最大的优质农产品(蔬菜)的种植、选捡、加工、配送和电商销售基地,村里闲置的老学校等闲置资产租赁给明康汇项目做办公楼和生产车间,每年收益30余万元;建设30亩温室大棚及配套设施,以固定资产和土地资源入股,保底租金收入2.1万元/亩,合计收益每年63万元,后期将根据生产经营情况给予效益分红;带动本村70多名50、60岁空闲劳动力和27户低收入农户就业,并签订协议,每年薪金达336万元,项目直接带动里沟村农民人均增收3500元以上。

孝丰镇横溪坞村选择了安吉新崛起的生命健康新赛道,吸引了安吉县福浪莱进出口贸易公司投资1.5亿元打造生物科创谷,用于生物科研、生物体培育、学术交流等。村集体以山林、土地及周边资源入股,年保底分红60万元;带动村民就业30人,直接带动就业增收180万元。

亮点:“三位一体”模式发挥各自优势

乡村旅游、资产盘活、产业融合、服务创收、抱团发展……回过头再去看“两入股三收益”的四步走法则,要想实现收益,最重要的环节还是第三步——找到专业且愿意运营资源的团队。

现实情况是,谁都想找到靠谱的运营商,但优质运营商不仅数量不多,而且普遍倾向于轻资产运营。《全域乡村经营的实施意见》中,由国资平台来承担重资本的投资和建设任务成为破题的关键点。

具体来说,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国资平台,负责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并持有区域内部分存量和增量固定资产所有权。专业化运营交给专业水准好、资源丰富、发展前景好的社会资本和团队,对整村或多村联合的区域进行经营定位、策划、规划、设计、运营。村级经济合作社、村民等作为乡村社会化经营的利益主体,主要是通过享有资产资源的经营权、使用权和租赁权等取得直接收益以及持有的投资运营公司股份获得分红等取得间接收益。

在这样的框架下,乡村的建投模式也会被重塑——从原先的“EPC+O”转变为“O+EPC+O”,突出运营前置。运营团队对社会化经营的村子进行定位、策划、规划、设计,并将建设要求提供给承接示范建设任务的国企平台承建建设。同时,发挥金融的作用,以乡村振兴产业引导基金、乡村产业担保基金、乡村产业并购基金以及产业发展基金为基本脉络,结合不同基金类型和风险偏好,联动外埠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扶持乡村经营项目。

“乡村经营要‘眼中有物、心中有人’,建设前就要想好怎么经营、谁来买单。”《小康》杂志社副社长、《解码美丽乡村之浙江秘笈》主编赖惠能评价说,安吉“国企+民企+村集体、农民利益链接”的“三位一体”模式是个方向,政府要有决心、国企要主动承接、民营运营商是主角、村集体是股东、村民是主人、专家是师爷,各自找到自身的“角色定位”,才能找到乡村经营之道。

记者了解到,安吉确实也是这样谋划的,在机制创新的同时搭建起运营主体矩阵、政策矩阵、金融矩阵、智库矩阵和媒体矩阵,力争4年内吸引十家运营商、百名乡村运营师、千名农创客、十万名云村民深度参与乡村经营,成功打造乡村车间、农业工厂、乡创集群、乡宿集群、乡旅集群等多个特色鲜明的乡村产业集群和乡村运营样板,成为全国全域化、高水平开展乡村运营的示范区和引领区。

【专家点评】

《小康》杂志社副社长 赖惠能

中国乡村振兴进入“下半场”,安吉的“三位一体”模式拉开了时代新序幕,具有突破性意义。

从指导思想来看,“三位一体”模式体现浙江实践的精髓:国企投建体现“政府有为”、民企运营体现“市场有效”、村集体利益链接体现“百姓有利”。

从具体方法来看,“三位一体”模式更多发挥“统”的优势。改革开放是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的,当初顶层设计是“统分结合”的体制。在执行中,大部分地区选择了“以分为主”,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积极性,带来了“上半场”有目共睹的发展成就。但是,“统”的优势没有充分发挥,问题也凸显出来:分散的小农经济无法产生规模效应,不能更好地运用科技力量推动农业现代化建设等。“三位一体”经营乡村的模式就是要解决一家一户解决不了的问题,集体经济和国资要发挥更多“统”的服务功能。“统”了之后,民企可以专注运营,国企能够更好地发挥平台融资功能,乡村所拥有的巨大资源和价值才能被更好地释放。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