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人生:人生一处小伏笔

2021-09-26 16:56:45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陈艳涛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陈艳涛

  一次短暂休息,让豪门望族和寻常百姓之间偶然发生了联系,这也许算得上宝玉见识现实生活的第一课。

  《红楼梦》第十五回里,秦可卿死后出殡,凤姐带着众人送殡路上在庄户人家短暂休息,豪门望族和寻常百姓之间,在这偶然的“打尖”中发生了联系。

  不难想象的是庄户人家对于白富美凤姐等人的欣羡和好奇,“那些村姑庄妇见了凤姐、宝玉、秦钟的人品衣服,礼数款段,岂有不爱看的?”

  也不难想象宝玉这样的“富贵闲人”对于农家环境的陌生和无知。宝玉“带着小厮们各处游玩。凡庄农动用之物,皆不曾见过”,“一见了锹、镢、锄、犁等物,皆以为奇,不知何项所使,其名为何”。小厮在旁一一告诉名色,说明原委。宝玉听了,还点头叹道:“怪道古人诗上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正为此也。”——这也许算得上宝玉见识现实生活的第一课。

  看到一个屋里炕上有架纺车,宝玉问小厮们:“这又是什么?”小厮们告诉他原委。宝玉听说,便上来拧转作耍,自为有趣。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道:“你们哪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说着,只见那丫头纺起线来。宝玉正要说话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

  洗整完毕,王熙凤给庄子里的人赏钱时,宝玉留心看着,未见二丫头,却在离了庄子走不多远,见二丫头抱着她小兄弟跟几个女孩说笑而来。书中写道:“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料是众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争耐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

  为什么不过出场几分钟的农家少女二丫头,却让宝玉和读者难忘?因为她自然而大气,可爱而有个性,贾府呼奴使婢、浩浩荡荡而来的气势并没有让她怯懦自卑,她照样敢呵斥宝玉等人,毫无惧色。富贵权势在她那里似乎全派不上用场。

  前八十回二丫头就出现了这么一次,这个人物让我想起了现代作家孙犁笔下同样生动美好的农家姑娘形象,同样的寥寥数笔,就让一个干脆伶俐、朴实而富有生命力的女孩站在了读者面前,充满着劳动者的自然之美。

  脂砚斋在二丫头这一段落注说:这是伏笔。周汝昌推测八十回后二丫头会再次出现与贾宝玉相会。我看过一个续写《红楼梦》的版本,贾府被抄之后,落魄的贾宝玉在流浪途中偶遇已嫁作人妇的二丫头,二丫头和她同样热心肠的丈夫,帮宝玉在一处别人不要的房舍里安了家,宝玉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清贫却也安定的生活。这个版本的续写不知道是否合乎原作者本意,无论如何,二丫头再次出现的时候,肯定是嫁了人,生了孩子,过着辛劳的平凡生活。岁月的打磨,会让他们都不再是青春时的模样,彼时的二丫头,不会再让贾宝玉有要跟她去的冲动,也许也不再有那样生动伶俐的言语和举动。所以这一次二丫头的惊鸿一瞥,值得我们珍惜。

  这处小伏笔,让农家少女二丫头和宝玉的命运又有了一次交集,经历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之后,再次回到二丫头的生活里,不知道宝玉会有怎样的感慨。对他而言,这是从高空坠落,被诡谲的命运按在了最底层。但对二丫头这样的平凡人来说,这就是每一天的生活。

  一处伏笔,让我们对人生,有了更立体、更清晰的视角。

85311622012748_.pic.jpg

爱美丽也爱媒体。

闲读红楼,注解人生。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9月下旬刊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