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去美术馆看展偷走4幅字画!毕加索也有破坏文物的黑历史

2021-09-24 11:00:45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中国小康网讯 9月5日,上海浦东一美术馆,一男子趁着展厅没人,直接搬开展柜上的玻璃,将柜台内的展品偷走,共4幅字画。警方寻踪将男子人赃并获。在讯问其为何上门行窃时,男子竟狡辩称,这些被摆放在展柜里的字画“破烂不堪”,以为没人要。雅贼也是贼!偷字画也算偷,引发网友热议。

QQ截图20210924105900.png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历史上也有位名人,与博物馆偷出的赃物有着一段故事,他是谁呢?一起来看一下。

1916年,一战正酣,一个意大利诗人心急火燎地去尼斯前线参加了法军,并入了法籍。时年36岁已不再年轻的他,在战斗中异常骁勇,可惜头部被炸弹片击中,没过多久就因伤寒去世了。

  这位诗人的名字叫纪尧姆·阿波利奈尔。他拼死去保卫一个不是自己祖国的国家,是为了洗刷一件耻辱——《蒙娜丽莎》失窃记。阿波利奈尔因此身陷囹圄。原因还得从毕加索给他介绍的“卖家”说起。

  《亚威农少女》被称为“立体主义”滥觞的画作,似乎得到了太多的赞美。因为它不是毕加索的原创。看看图中左面一个,和右面上下两个的原型——

  毕加索的灵感之源(或模仿原型)是卢浮宫里收藏的伊比利亚石雕。而这些石雕是被偷出来的。不过不是毕加索,而是一个叫皮耶雷的人。毕加索买他的赃物,要么激发灵感,要么就地模仿。而悲剧就在此时期发生了。

  毕加索把皮耶雷介绍给了阿波利奈尔。

  话说,给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供货”的这个皮耶雷,是个爱出风头的人,常常“高调行窃”。

  1911年8月21日,卢浮宫的“保安队长”皮奎特,对放着《蒙娜丽莎》的沙龙例行巡视后刚刚离去,壁龛里便跳出来一个穿白色罩衫(卢浮宫的工作人员服装)的人,他大大方方地把《蒙娜丽莎》取下,藏在衣摆后面。

  这个人逃跑几乎没遇到什么障碍。随着他的离开,《蒙娜丽莎》失踪了两年。而阿波利奈尔也遭受了两年牢狱之灾。这个人是皮耶雷吗?毕加索又是怎样把好友“助攻”进监狱的?

  出事后没几天,给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供货”的皮耶雷就出现在报馆前,声称知道名画的下落。为了令人信服,还带了几件他偷的卢浮宫藏品,并顺便嘲笑了卢浮宫的安保。

  第二天,皮耶雷就上了报纸头条。其实他是在炒作自己,目的是为了高价卖出手上的藏品。而真正的窃贼,是卢浮宫的内鬼,还是协同作案,此事稍后再叙。

  皮耶雷的“主动暴露”,让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坐不住了,毕竟他们在他那儿买过赃物。警方顺藤摸瓜,三番五次前来调查,并把他们列为重点嫌疑对象。说不好都有被驱逐出境和拘禁的可能。

  案件还是毫无进展,已经离开法国的皮耶雷为了保持“热度”,不断煽动报社报道是自己偷的。如坐针毡的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商计决定,把从皮耶雷那买来的赃物装进一口大箱子,扔进塞纳河,以撇清干系。

  但是正如毕加索的老前辈古斯塔夫·卡勒波特所画的那样,塞纳河岸从来是白天岸边人头攒动,夜晚河里桨声灯影。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计穷的二人决定寻求报社的帮助,把那一箱子赃物扛过去,再悄悄归还给卢浮宫。而这些都是阿波利奈尔出面(为什么毕加索不陪同?)负责的。

  报社当然要抓住这一制造大新闻的绝好机会。前脚刚对阿波利奈尔说卢浮宫方面会既往不咎,后脚就给诗人上了头条。于是可怜的诗人就被登上门的“条子”带走,旋即被关进“号子”。

  在警察局长椅上,诗人向我们投来无助的眼神

  巴黎警方此时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卢浮宫已经被公众讽刺得体无完肤,而警方的不作为与无能在诗人这里找到了转移目标。

  因为警方还没有当时巴黎一家私人侦探给力呢。这个侦探采集到了窃贼留下的指纹。警方赶快调出卢浮宫所有员工的指纹存档,结果又被打脸——侦探采集的是左手指纹,而警方的案底都是右手的!

  抓到倒霉诗人这根“救命稻草”,想要赶快结案的巴黎警察,高调宣布:事情是阿波利奈尔和皮耶雷所为。百口莫辩的阿波利奈尔,只有指望最好的朋友毕加索来证明清白,把他捞出来了。

  毕加索来了。

  阿波利奈尔高兴地迎了上去,可他却假装没看见。这让人好生奇怪。当警察问询时,毕加索用一口囫囵不清的西班牙味法语回答——

  “我不认识这个人”

  当警察反复盘问时,毕加索一脸无辜地说,他是一个画家,但从不与诗人交往,并表示可以起誓。阿波利奈尔一听就受不了了,崩溃地大哭起来。谁知毕加索竟然也哭了。眼见局子里两个泪人,警察犯难了,艺术家都这么敏感吗?

  两个人友谊的裂痕,因为这件事再也无法弥合了。就像一道撕裂云块的闪电。他俩就像两朵乌云,降下了遗恨的雨水。之后,阿波利奈尔面临的是两年的监禁,直到真正的窃贼出现。

  文森佐·佩鲁贾,主动送上门,已经是两年后了。这期间,《蒙娜丽莎》已经卖出了8幅赝品,很多人都借此转的盆满钵溢。皮耶雷接着做他的“生意”;毕加索继续精研着技艺,可谁知道阿波利奈尔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还是把时间倒回案发当天,这个前卢浮宫油漆工在同伙(也是卢浮宫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只用一件白色罩衫包裹《蒙娜丽莎》,就带了出去,送往意大利。据说是出于爱国目的(因为达芬奇是意大利人)。

  佩鲁贾被抓获了,阿波利奈尔被放出来了。1914年1月,《蒙娜丽莎》重返卢浮宫。但是阿波利奈尔却没有重返他与毕加索的合居处,更没有重返他们共处的那个艺术圈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阿波利奈尔为什么急急忙忙去从军。在与毕加索绝交之后,他依然对被诬陷心有余悸,仿佛身上洗刷不掉的污秽,急需新的荡涤。战争来临了,这正中诗人下怀。

  身上流淌着意大利血液的阿波利奈尔,把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与其说他是捍卫尊严,不如说他唯求速死。这一意愿,战争没有及时给他兑现,而是让接踵而至的病魔成全了。

  阿波利奈尔去世两年后,毕加索为他塑了一座小小的雕像。

  多年以后,在记者采访毕加索的过程中提及警察问询情况时,这位老人只是平静地说,“我回答,从未见过他”。(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