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也是它的粉丝 引擎轰鸣之间已有上百年历史

2021-09-23 09:56:37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柒月 字号:T|T

  中国小康网讯 哈雷,给人的印象总是轰鸣的引擎、炫酷的机甲,属于年轻人的文化。实际上它已经有105年历史了。它的品牌知名度,崛起两次世界大战。甚至在北洋时期,连我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都是它的忠实拥趸。

  一战时期,哈雷由于其轻便的体量,可以适应泥泞、沼泽等一些极端环境,使其广泛应用于军事后勤;而到了二战,由于战场不在美国本土。所以大量投放在欧陆及亚洲战场,甚至有专门的摩托机动车队这一兵种。为反法西斯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597112020357831.png

 电影《逍遥骑士》剧照

  二战结束后,大批美国军人复员。社会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闲置劳动力,而战后美国社会也不能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所以“复员即失业”成为了当时美国退伍老兵普遍面临的现状。

  家庭的经济压力、战后创伤后遗症、对于社会现状的不满,使得这批退伍老兵成为一股潜在的社会隐患。他们最值钱的“家当”就是战争时期驰骋沙场的哈雷摩托。

  老兵退伍,心没退伍,车还能上路。

  于是他们把街头当成了“战场”,在那里缅怀昔日的荣光。于是,战友们以这种形式又一次重逢了。他们啸聚街头,成帮结派,在美国东西海岸形成了好几股类似于黑社会的势力。这就是最早一批“飞车党”。

  从1945年到1960年代早期,先后有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飞车党”团伙,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威胁。这些团伙几乎都由退伍老兵组成,对环境适应能力强,而且具有实战经验,对抗警察的能力不可小觑,危急普通民众生命财产安全。“打家劫舍”的现象时有发生。

  但是,美国战后退伍老兵的失业问题,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作为战争年代和平的捍卫者,却不能享受到和平年代的就业机会。以哈雷为载体的“飞车党第一次对美国政府实力“打脸”。

  到了1960年代,第一批“飞车党”由于年龄原因,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他们的同龄人,那些有经济能力的中产阶级家庭,后代已经成年。由于战后和平稳定的环境,这一代人口增长呈大爆炸趋势,史称“婴儿潮一代”。

  出生于1946年的特朗普即为“婴儿潮一代”的一员。“婴儿潮一代”接过“父辈的旗帜”,接着与哈雷擦出火花,对美国政府开始了“第二次打脸”。不知商人家庭出身的特朗普是否还有印象。

  与40年代“飞车党”不同的是,那批退伍老兵是真正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死亡的考验。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批“硬汉”。“婴儿潮一代”则生于和平年代,且普遍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战后美国中产阶级蓬勃发展,导致这一代相对优渥,衣食无虞,没有第一代“飞车党”要面临的生存问题。

  所以他们是相对“爱好和平”的一代。加之60年代美国青年人受欧洲左翼思潮、存在主义价值观、本土反文化运动影响,所以对于美国政府侵略越南、迫害黑人民权、歧视女性等一系列作为做出强烈的抵制。

  “婴儿潮一代”的父辈参加二战是正义的,而他们到了征兵的年纪,却要参加不义的侵略战争,所以他们普遍的举措是逃避兵役。而这一代人“无处安放的青春”遇到了哈雷,于是60年代独有的“流浪文化”伴随着嬉皮士运动开始了。

  以横贯美国中央大平原的几条主要高速公路为轴线,东西海岸的嬉皮士相互“串联”。在公路沿线建成了一些“共产主义”公社,过集体生活,男女平等,共同劳动,以哈雷为主要交通工具。

  当然,”婴儿潮一代“对抗美国政府的手段也是温和的。不会像经历过战争的第一代“飞车党”那样去打家劫舍。“爱与和平”是他们反抗的基调。骑上哈雷是去旅行、增长见闻、结交朋友。当然掏钱买单的都是他们中产阶级父母。

  整个1960年代,美国的青年人几乎都在狂欢。然而高潮之后是低谷。从1970年开始,一直到1982年,美国陷入了滞涨的经济危机。这12年也是“婴儿潮一代”离开校园、步入社会、结婚生子、迈向工作岗位的时期。

  这一代人中的一些“佼佼者”,例如特朗普开始接家族企业的班;克林顿是个政坛新秀、希拉里在律师行业风生水起;乔布斯、比尔·盖茨还没有成为传奇。

  “婴儿潮一代”中除了上述几位人所共知外,一部分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则由“嬉皮士”转入了“雅皮士”,在占有社会资源的情况下,迈入成功人士的行列,哈雷变成了他们青春的回忆。而大多数普通阶层的人,则没那么走运了。

  经济危机造成大量失业,结果又跌倒回到二战后第一代“飞车党”的怪圈。80年代的美国失业工人大军,有相当一部分再一次骑上哈雷,啸聚结成帮派。这些年轻时崇尚和平的人,在中年危机和经济危机双重夹击下,变成了“愤怒的一代”。

  所以,80年代美国社会暴力现象层出不穷。新一代的“飞车党围攻警局、贩卖毒品,甚至还跨国犯罪、有的直接被列入FBI名单,令美国政府颇为头痛。90年代美国经济复苏时期相对好转,进入21世纪又有了抬头趋势。

  纵观二战后美国社会70年,哈雷摩托与美国政府的种种纠葛,除了60年代“嬉皮士”的骑乘属于“反战流浪”,40年代至今的屡禁不止的”飞车党”,几乎都是社会失业群体为了生存铤而走险。

  如今,哈雷公司也为了生存“铤而走险”,将厂子搬到了成本更低的亚洲。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部小小的哈雷,也是美国社会问题、阶级矛盾的一个缩影。哈雷专注“打脸”美国政府70年,每一下都是美国人民的愤怒啊!(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