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剧本杀的小县青年

2021-08-06 01:24:12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陈秋圆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陈秋圆

  时髦的剧本杀从大城市辐射到小县城,一经出现就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新选择。

  “我问初一小孩,暑假你们同学出去唱K不?初一小孩:你好土啊。再问才知道,人家六年级就约出去玩线下剧本杀了。”网络上,这条微博引起很多人的讨论。高赞评论里,有网友说“我们最爱的娱乐活动被现在的小孩狠狠鄙视了。”

  《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有望达到941万。相关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经营剧本杀的门店超过4.5万家,今年有望超过5万家,甚至突破7万家。

1111.jpg

初体验 越来越多的小县城拥有了线下的剧本杀店,县城青年在家门口也能玩到城市里的热门本子。图片/TUCHONG

  在一个下午或晚上,体验另一种人生

  “7月5日,小县城开了家剧本杀店,年轻人又多了一个娱乐去处。”家在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的林舒跟好友调侃。小县城里娱乐业比较匮乏,朋友相聚一般就是看电影、压马路、逛吃逛吃等,时髦的剧本杀从大城市辐射到小县城,一经出现就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新选择。

  什么是剧本杀?简单来说,是一种角色扮演和推理寻找凶手的游戏。一场剧本杀一般有5至8个玩家,在游戏主持人(DM)的带领下,玩家阅读剧本,饰演剧本中的角色,从自己的视角围绕剧情展开推理、还原人物关系,交流探讨、交换线索,共同揭开秘密或发现凶手。一场剧本杀玩下来,通常需要四五个小时。热门综艺《明星大侦探》在一定程度上让更多人了解并喜欢上剧本杀。从看综艺,到自己身处其中,推理追凶,在一个下午或晚上的时间里,体验另一种人生。

  林舒今年初三,也是因为看《明星大侦探》而对剧本杀产生兴趣。她觉得,一般玩剧本杀的人,好相处,也比较放得开。尽管自己是“社恐”,但跟朋友一起就没关系,因为她更在意剧本杀本身,特别是带点探案、恐怖、解密元素的剧本,结束后常常还会盘点剧情等,“感觉是圆了我的侦探梦和演员梦”,林舒对《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如是说。

  林舒几乎每个月会玩一两次剧本杀,目前已经玩了10多个剧本。宜宾市有很多剧本杀店,她偶尔进趟城就会专门去玩一玩。在成都,她也玩过几次,基本上走到商圈几步路就会有人问“妹妹玩不玩剧本杀”。现在长宁县城开了家剧本杀店,加上是暑假,林舒玩的频率就高了起来。

  “周末来了,玩个本。”

  从周一到周日,剧本杀群里的“拼车”信息不断——“拼车”,即约人组队玩剧本杀。一般店家会帮忙组队,也可以是自己当“车头”组队,也可以看其他人发布的“拼车”信息决定是否上车。

  在微博上可以找到各地的剧本杀“拼车”信息。在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也能看到很多店家的宣传信息,有的人还会发布探店或测评信息,供新人选择和判断。

  固定的圈子

  不管喜不喜欢,要想体会剧本杀的快乐,先得“上车”试试。

  “90后”路雨希来自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镇,第一次接触剧本杀是春节与老同学聚会时。在观影逛街之余,好朋友向她介绍了剧本杀,但剧本相对较难,路雨希并没有得到太好的体验,就放弃了。后来她试着在线上App“百变大侦探”入门,按照系统提示了解剧本杀过程,随后点进去一个新手的房间,并和随机匹配的人们玩了起来。

  一开始,路雨希并没有期待太多,但是在寻找凶手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要发言,拿出证据,说明自己不是凶手,并说服其他人,同时对他人的讲述提出质疑。慢慢地,路雨希入了“戏”,一步步代入角色,一方面,她觉得平时自己不擅长说谎,撇清嫌疑还挺有难度;另一方面,她又为高手们的推理能力暗暗称奇,觉得这推理能力太赞了。“体验还是不错的!”不知不觉,她玩了将近4个小时。“如果这里有剧本杀店,我决定去玩线下的,感觉会很有趣!”

  “吉安县第一家剧本杀正式营业!”“洛川县唯一一家剧本推理体验馆。”“民权县首家剧本推理馆,沉浸感超强。”“网红沉浸式剧本杀固安也有啦!”“人生不能重来,但剧本或许可以挽回一点遗憾。#定州#剧本杀。”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县城都拥有了剧本杀店。县城青年在家门口也能玩到大城市里的热门本子。

  “现在这个行情不论在市里还是县城,都可以开,也是要看人流量,初中以上的年轻人都很喜欢玩,而且它不像密室逃脱,玩一次就没得玩了,剧本杀有很多剧本,可以一直玩。”晓风是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第一家剧本杀店的老板,他告诉记者,开店大概花了30万元,店里的价格则是68元一位。他目前比较愁的是,要多认识些年轻人来捧捧场。

  “长宁这家是每人70元,对小县城来讲,是有点贵了。”林舒说,这里来玩的人多在25岁以下,而且她感觉店里都是些老板的熟人熟客。实际上,这家“你瞒我瞒剧本咖”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因为我们这个店的股东们都是26岁左右的年轻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平时我们都爱玩桌游、剧本杀,但是县城里面没有,每次玩都得去市区,所以这个店开起来也算是方便我们自己。”至于运营情况,店家介绍,开店总投资花了40万,装修占了大头,而来玩的人都是有固定圈子的。“本来剧本杀就是小众群体的消费,喜欢的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体验了也会不喜欢,因为每本开场时间都差不多在4个小时,所以周末人会相对多一些。”

  有一种快乐叫“没空玩手机”

  “剧本杀,可好玩了。它好玩就好玩在,哪怕大多数网友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游戏,扭头却发现,连自家小县城里都冒出了几个剧本杀店。当你还在疑惑剧本杀究竟是什么,打开短视频App,却发现#剧本杀哭到崩# #9个人都哭抽了#的话题不断冲击眼球。”这样的情况不少见,正是这种“玩剧本杀之前:好紧张啊,怎么办,我好像不会撒谎。玩剧本杀以后:妈,我想考北电”的反差和期待吸引着年轻人去体验剧本杀。

  路雨希怀着紧张但又期待的心情来到了一家新开的剧本杀店体验,在这里,她碰到了来自河南省南阳市邓州市的韩星星。韩星星之前在北京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上班,从今年“五一”开始玩剧本杀,两个月下来,已经玩了差不多20个剧本。“不想休息日待在家里一直刷综艺玩游戏,所以玩得比较频繁。”而从北京辞职去郑州工作的他,第一个周末又玩起了剧本杀。因为沉浸其中,一直没看手机回复朋友信息。

  在此之前,路雨希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花费一两百元,“浪费”一整个下午或晚上的时间来玩剧本杀,工作日已经够费脑力了,周末还要花钱推理,在家躺着不香吗?后来她渐渐明白,有的人是为了抛开现实的自己,花几个小时经历现实中没经历过的人生;有的人是为了社交,借这个机会认识新朋友。“其实休息日咱们能选择玩的也不多啊,所以这也算是一个消磨时间的方式吧,就和看电影玩游戏一样。”韩星星说,“四五个小时100多元,如果体验不错,我就觉得值。”韩星星玩过的本子里有两个体验不错:《那时的我们》属于校园青春沉浸,而《白衣倾城》,玩过这个本相当于看了一本武侠小说。

  从剧本杀店出来,已是晚上。路雨希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店家发的动态:“一个繁忙的星期终于落下帷幕。晚上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回忆起投入剧本杀行业的初心:在内卷的时代,真正稀缺的是内心的幸福感和从友伴身上得到的温暖。在一个个虚构的时空里,人们反而更有可能有那么一刻展现内在的真诚。”突然间,路雨希想起一句话,不管是小县青年,还是大城市的小县青年,有一种快乐叫“没空玩手机”。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8月上旬刊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