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之声】城乡融合发展的新图景

2019-07-20 10:45:03 来源:求是网 作者:胡祖才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2019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为推动城乡融合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描绘了新图景。如何理解和落实这一新图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统筹城乡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但城乡要素流动不顺畅、公共资源配置不合理等问题依然突出,影响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尚未根本消除。2019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为推动城乡融合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描绘了新图景。如何理解和落实这一新图景?对此,我们需要进行深入分析,以更好地领会中央精神。

  一、新高度:城乡融合发展事关现代化建设全局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在新时代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更好地处理工农关系和城乡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成败,对于顺利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当前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等外部风险也有重要意义。

  在我国的现代化建设中,农业现代化是薄弱环节。只有推动城乡融合发展,补上这一短板,才能实现“四化”同步。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历时200余年,是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顺次发展的串联式过程。我国要在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决定了现代化是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绿色化同步发展的并联式过程。对于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来讲,在发挥好工业化总动力、把握好城镇化大趋势的同时,通过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来夯实农业现代化这个根基尤为重要。

  由于欠账过多,基础薄弱,我国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矛盾依然比较突出,主要体现是乡村发展不充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征很大程度上表现在乡村。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就农业谈农业、就乡村谈乡村,必须走以城带乡、以工促农的路子,加快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为顺利推进乡村振兴提供制度保障。

  提高城乡融合发展水平有利于培育强大国内市场、积极应对外部风险挑战。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现阶段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培育强大国内市场,既能为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提供巨大潜力,也能为对外经贸磋商提供重要筹码。从消费看,当前5.6亿农民、2.3亿未落户城镇的常住人口人均消费支出分别仅为城镇居民的47%、68%,若能加快人口市民化、解除消费后顾之忧,消费支出将以几千亿元的规模逐年递增;乡村拥有优美生态和优质农产品,若能供应适合市民下乡消费的产品和服务,将释放出极为可观的增长潜力。从投资看,当前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存在多处弱项、多块短板,农民人均公共设施投入仅为城镇居民的1/5,若能推动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一体化发展,将开辟出巨大的投资空间。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特别是推动乡村资源与全国大市场相对接,将有效提高供给质量、拓展需求空间,正是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重点所在。

  二、新起点:新时代历史方位上的城乡融合发展

  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必须向改革要动力。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相继推出,取得了历史性成就,新时代我国城乡融合发展站上了新起点。

  家庭承包土地的确权登记颁证,依法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为促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和谐稳定提供体制保障。图为2018年10月20日,广西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嘉会镇吉山村农民对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确认签字。 中新社发 郑智敏/摄

  ——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取得重大进展,户籍制度改革持续深化,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落户的门槛不断降低、通道逐步拓宽,9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取得新突破,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取得重大进展,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方向已经明确,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在试点地区取得明显成效,大大提高了农村土地利用效率。

  ——城乡一体的基本公共服务提供机制逐步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制度逐步建立,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向着制度接轨、质量均衡、水平均等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城乡一体化基础设施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城乡基础设施统筹规划和多元投入机制正在探索并逐步完善,城市、小城镇和乡村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程度正在提高,农民生产生活条件得到很大改善。

  ——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农村贫困人口累计减少8239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8年底的1.7%,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持续快于全国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清醒看到,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还不够健全,存在一些明显的制度短板和薄弱环节。

  ——城乡要素流动仍然存在障碍,城乡二元的户籍壁垒没有根本消除,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尚未建立,城乡金融资源配置严重失衡,导致人才、土地、资金等要素更多地单向流入城市,乡村发展缺乏要素支撑。

  ——城乡公共资源配置仍不合理,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历史欠账仍然较多、短板依旧突出,如城市的污水、生活垃圾处理率分别为95%、97%,而农村仅为22%、60%。

  ——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尚不健全,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和组织体系还不完善,农业的产业链短、附加值低、竞争力弱,农产品的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供给质量和效益都亟待提高。

  ——农民增收长效机制有待完善,虽然城乡居民收入比从最高点的2007年3.14倍,持续下降到2012年的2.88倍,进而下降到2018年的2.69倍,但近几年的缩小幅度逐渐收窄,农民持续增收面临比较大的挑战。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