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新规落地还有多少“留白空间”?三大问题待解

2017-12-07 00:13: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李庚南 责任编辑:欧阳珏 字号:T|T
摘要】12月1日,央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市场期待已久的现金贷监管新规终于尘埃落定。

1512577024701194.jpg

  12月1日,央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市场期待已久的现金贷监管新规终于尘埃落定。

  应该说,现金贷新规从框架结构到内容都很“饱满”,既明确了现金贷业务的基本原则,也从现金贷的各个关联端提出整体推进的监管要求,并针对各种违规情形提出了分类处置的办法,以及建立现金贷整治长效机制要求。但是,现金贷新规落地或许尚面临若干政策“留白”待续。

  其一:现金贷新规与最高法的规定存在错位,如何对接?

  针对现金贷广受诟病的暴利问题,《通知》第二条原则明确: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

  这里所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是指2015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第二十六条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仔细分析,其实最高院的这个规定只是在裁决民间借贷案件时作为判案的一个依据,只是说明超过36%部分的贷款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并非禁止性规定,且无惩戒条款。所以“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这一条执行起来的法律依据或需斟酌。

  最纠结的则是现金贷新规与最高法的《规定》存在错位。若按现金贷新规第一条,“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言外之意,凡开展现金贷业务的企业或机构都需归入金融机构之列,并经相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

  但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这样两难问题就出现了。如果现金贷公司都按照监管要求规范为持牌的、获得了放贷资格的主体,成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那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贷款利率的有关规定又不适用于从事现金贷类的机构了。

  其二:监管职责如何与牌照管理如何对应?

  牌照问题是监管悬在现金贷脖子上的利剑。现金贷新规为现金贷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近年来,在金融问题上的一个基调是,凡是金融都必须纳入监管,凡是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都必须持牌经营。这也已经成为金融监管方面的一个共识。

  但是,说易行难。既然要将现金贷纳入监管,并持照经营,那么由谁来发牌照,由谁来监管?这是让人最为纠结的地方。

  首先,是牌照管理问题。目前,小额网络贷款公司的牌照实际上很多是基于原有小额贷款公司业务范围的改变,因此各地在条件把握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性。而同样是开展现金贷业务的,持牌的网络小贷与消费金融公司的门槛也不一样。因此,对现金贷公司实施牌照管理,首先需解决统一监管问题,即监管主体、监管规制和准入门槛等方面均应统一,这样才能避免可能出现的监管套利。其中,如何设置准入门槛是关键,既关乎目前现金贷平台的去留,更关乎现金贷后续监管的有效性。如果没有合理的、足以将不良放贷者挡在门外的门槛,牌照或也将形同虚设。

  其次,面临的是整治过程中的职责分工问题。《通知》第六条“抓好落实,注重长效,确保规范整顿工作效果”明确要求,“各地应加强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牵头,明确各类机构的整治主责任部门,摸清风险底数,制定整顿计划”。

  从目前参与现金贷的各主体看,既有银监会核准、持牌经营的银行机构、消费金融公司,也有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核准的网络小贷公司,还有大量找不到主的非持牌机构。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