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深山守林人:大山上的年夜饭

2020-01-25 18:14:35 来源:新华社 作者:武千妍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摘要】他放弃村里“富户”的优渥生活,和老伴敖静云进驻深山安营扎寨,当一名护林员。

  2019年除夕,儿子一家三口来岗哨和刘文鑫夫妇一起过年。(刘文鑫提供)

  新华网沈阳1月25日电(武千妍)2016年,63岁的刘文鑫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决定:放弃村里“富户”的优渥生活,和老伴敖静云进驻深山安营扎寨,当一名护林员。一年12个月,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时间可以下山,即便是春节也要在山里度过,夫妻俩这样一干就是4年。

  半生执念 守林护山

  守林护山这个愿望在刘文鑫的心里埋藏已久。

  上世纪70年代,刘文鑫曾在大兴安岭林区做护林员。“两场火,我记了一辈子。”他回忆,一次因为伐木工人扔烟头引燃了山火,大火着了一个月直到下雨才浇灭;还有一次火着了一周,为了救火牺牲了50个工友。“日夜在一起的工友变成了冰冷的石碑,我难受啊。”

  那两场燃起的山火成为他记忆中无法抹灭的伤痕,也让护林成了他一生的执念。

  回到沈阳后,刘文鑫包了个工程队,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然而,他平时最惦念的不是自己已经起步的事业,而是村子旁的林子,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林子里巡视一遍。

  起初,巡视只能靠步行,每天也是个不小的体力活,于是刘文鑫打算买一辆摩托车。但在那个年代,一辆摩托车要3800元,即使是村里“富户”的他也没办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找我妈借钱,老太太把自己陪嫁的金戒指卖了,终于连拼带凑地助我买了一辆摩托车。”刘文鑫说。

  有了摩托车,刘文鑫巡视林子就更起劲了,这“自封”的护林员他一做就是二十来年。2012年,刘文鑫将自己承包的工程队托付给了徒弟,全身心地投入到守林事业中来。“年纪大了,应该做些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事。”

  2016年,刘文鑫听说虎山瞭望岗哨需要人,他第一个报名,希望为守林事业再尽一份力。

  刚开始,刘文鑫的老伴和子女都不赞成他这个决定,“山上条件太艰苦了!”刘文鑫一句“我先试试”,便一脚踏上了山,老伴敖静云知道丈夫去意已决,收拾行李选择陪刘文鑫一同上山。就这样,夫妻二人共同守护起虎山瞭望哨10万余亩的管辖区。

  坚守大山 以林为家

  每天清晨4点,刘文鑫便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和老伴二人轮流值守,一直到夜晚11点。即使是夜里睡觉,也得隔1个小时就起来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刘文鑫说,如今每次起夜都用不着闹铃,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作息。

  刘文鑫的认真劲儿是远近闻名的。近年来,偷猎捕鸟的现象偶有发生。可偷猎者一听是他在守林,纷纷偃旗息鼓,不敢冒险前来。

  守了4年山,刘文鑫对这里的地形地貌早已了如指掌,常人上山需要1个多小时,他只用25分钟便可以抄近路上来。“作为护林员,必须要熟悉这里的情况,才能在发生险情的时候报的准、报的早,并为消防车上山确定好路线。”刘文鑫说。

  这些年里,山里也发生过大大小小的险情,林区垃圾场起火、寺庙变压器起火……所幸的是刘文鑫夫妇都及时发现并上报给了指挥部,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爷爷的坚守让小孙子也颇为自豪,三天两头地拽着同学们往山上跑,“带你们看‘山大王’去!”。

  谈及山上的生活,刘文鑫表示:“我并不觉得辛苦,大山就是我的家,这里所有的动物都是我的朋友。”

  除夕之夜 与林为伴

  刘文鑫和老伴所在的岗哨为三层共约100平方米的小楼。二楼厨房是敖静云每天做饭的地方,三楼最南侧摆着两个人的办公桌,桌面上摆着望远镜、手台、闹钟等工作用品。椅子的后面,紧贴着一张木板搭的双人床。山上生活十分不方便,食材和生活用水只能靠山下运送。对于老两口来说,在山上,洗澡都成了一种奢侈。最近由于大雪封山,本来每隔半个月就该送上山的补给品,已经断了1个月有余了。

  守了4年山,刘文鑫在山上过了4个春节。前三年,每年除夕夜,儿女们都会来岗哨团聚。寒冷的山顶上,一家人站在一起看山下璀璨的烟花,直到夜里烟花渐熄,才下山回家。今年则有些不同。大雪封山导致山路不好走,刘文鑫担心儿女们上山太危险,决定今年不让他们过来了。21日,他把老伴护送下山和儿女团聚,又立刻返回了自己的岗位。

  “老伴临走前给我包了两盒饺子,有三鲜馅的、有萝卜牛肉馅的、还有猪肉酸菜馅的,大年三十晚上我自己煮着吃了。”刘文鑫说,“每年除夕,还会有很多领导前来慰问,但是今年我没让他们来,山路太滑,我心疼他们啊。”

  一个人的除夕夜,刘文鑫并未感到孤独,和自己热爱的森林为伴,他在心中默默许下承诺:“只要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我会一直做下去。”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