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走男婴抚养27年 女子错养儿子23年是真的吗?河南高院亲子鉴定为何会出错

2019-06-11 15:19:21 来源:大洋网 作者:佘湘娥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摘要】55岁的朱晓娟头发已花白,她说,1992年至今,两份结果截然不同的亲子鉴定埋葬了她27年的大好年华。

  朱晓娟回到家后,家门口已站满了邻居,都在议论孩子被抱走一事。出差的丈夫也匆匆赶回。

  “我们报警,又动员很多人到处去找,一直没能找到,”朱晓娟回忆,那晚,她和丈夫一夜没睡,“凌晨四五点时才回家,解放碑、朝天门、七星岗……我们都去了,但未能找到孩子”。

  事后,朱晓娟才得知,何小平化名“罗宣菊”拐走孩子后即乘坐长途汽车返回四川南充老家。

  他们到处去贴寻人启事,又在报纸上刊登,但始终未果。“后来亲子鉴定,以为孩子找到了,想保留这些材料教育孩子,谁知道现在成了打官司的证据”。

  朱晓娟称,苦寻3年,他们花了20余万元,“那时候,我的工资只有100多元。家中的积蓄花没了,两边父母给的钱也花了,我们去了二十多个省市,就是没找到孩子”。

  原本以为,孩子就此被拐,朱晓娟夫妇又生了一个儿子。

1995年12月那次鉴定1500元,相当于朱晓娟15个月工资。

  亲子鉴定“成功”鉴定费1500元

  1995年,又是一则被拐卖儿童的消息传来。据当时媒体报道,河南安阳多名被拐卖儿童寻亲。

  朱晓娟夫妇专程去了河南,但寻子未果。在安阳市公安局门口,一位工作人员称,兰考县刚解救出多名被拐儿童。

  因要上班,朱晓娟夫妇先返回重庆。之后联系到兰考县公安局,他们将儿子照片寄去后,兰考警方回复称,有一个孩子相貌相似,希望朱晓娟夫妇前往辨认。在开封市儿童医院内,朱晓娟夫妇还有多名记者见到了男童。

  “我第一感觉就不像。我儿子大耳朵,腿上有痣,那孩子不是。”朱晓娟称,她与丈夫对此议论了很久,最终决定做亲子鉴定,“一开始准备去北京,但临走时,河南省高院这边说他们也可以”。

  1995年12月,交了1500元鉴定费,留下血样后,朱晓娟夫妇返回重庆。等了多日,没有结果,朱晓娟主动致电河南省高院,对方称,完成85%时断电,需要继续做。朱晓娟称,这1500元的鉴定费,相当于她15个月的工资。

  20天后,已是1996年年初,朱晓娟收到了河南省高院寄送的鉴定文书。红星新闻注意到,该文书显示,被拐孩子“许盼盼”与朱晓娟夫妇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