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整容”还欠下4万多元 求美者的一场赌局

2019-10-09 17:31:30 来源:中国网 作者:弟辰晨 汪佳莹 责任编辑:赤子 字号:T|T
摘要】如果说主动选择整容是自己的权利,那被迫整容则荒唐得令人喷饭。

  “从额头顶端到眉毛、从眉毛到鼻子、从鼻子到下巴,各占1/3,脸的宽度以眼睛的宽度为测量标准,分成5个等份。”

  盛楠对着镜子比画了几下,三庭五眼皆符合美学标准,“我是真的丑吗?”

  面对几年不见的老同学个个精致自信的模样,假小子打扮、嘻嘻哈哈二十余年的盛楠在一系列的刺激下开始关注“颜值”。

  八月的炎热似乎带给了盛楠些许焦躁,她把自己归为了“不好看”队列,在节食、运动仍成效不大的情况下,她想到了最便捷的方法:整容。这个原来想都不敢想的行为被提上日程。

  还没到上午九点,整形医院的门诊楼走廊里人来人往。更让盛楠意想不到的是,二十出头的学生族中她并不算年龄最小的。

  93年的整容咨询师琳琳,从业两年有余。她拿着iPad给盛楠展示案例,顺手从粉色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面镜子,镜子里,盛楠的毛孔清晰可见。

  在整容咨询师琳琳看来,大众对医美的观念早已转变。

  “以前,三四十岁的女性,割个双眼皮、做个脸都不敢让家人知道,走在路上都是遮遮掩掩;现在甚至有老公陪着来的,除皱、植发,一些项目会一起做。以前,年纪小一点的会背着父母做些基础项目,现在有很多家长陪同的,大型的医美项目他们也不会排斥。”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盛楠已经可以大方地和朋友承认自己做了整容。在她看来,她们这代年轻人更愿意把这些行为统称为——“医美”(医疗美容)。

  “比起单身,长得丑更让我难受”

  像盛楠这样的年轻面庞,在整形医院并不少见。尤其放暑假后,医院接诊的学生群体明显增多。

  “学生群体比较特殊,需要得到家人的支持。”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说。

  美容整形中,面诊非常重要,这个环节将确定是否适合进行微调,以及手术的初步方案,“很多时候家长陪同孩子来面诊,双方可能在具体细节上会有不同意见。因此,我们通常建议家长和孩子要做充分的沟通,双方都同意后才能确定手术”。

  林萧瞒着家里人做了这次隆鼻手术,这不是她第一次动刀。第三次修复鼻子以后,因为做的欧式挺拔,变化特别明显,像换了一个人。“我爸妈看到,甚至不让我去见我姥姥奶奶这些长辈,怕他们接受不了刺激。”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