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穷十年”歪风要刹 移风易俗也要讲“姿势”

2019-02-15 15:45:0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周楠 责任编辑:相遇 字号:T|T
摘要】移风易俗显得尤为迫切。幸好多地早已展开探索,效果也比较明显。但对于部分地区由政府主导的移风易俗和“一刀切”整治方式,群众中也不乏质疑和担忧的声音。

  踩下“人情歪风”的“急刹车”

  不堪重负下,越来越多群众开始抱怨,但很少有人敢迈出第一步。记者节前在中部地区采访,多位村民坦言,其实大多数人有停止办酒的想法,都知道继续下去只会花更多钱,但没人敢迈出第一步,怕被人笑话。

  近年来,在我国多地的市、县“两会”上,部分人大代表直斥异化变味的“乡村人情风”,建议政府引导整治,建议党员干部带头移风易俗。

  令人欣慰的是,部分农村地区已经拉开了破除陈规陋习、禁止农村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的序幕,王蓉们面临的“尴尬”过年方式将成为过去。

  湖南、浙江等地少部分乡村出现了民间自发主导的“去陋习,树新风”行动。由村庄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教师、老干部等主导,成立红白理事会,建立专业的志愿者队伍,制定村规民约,协助村民规范办酒,踩下了“人情歪风”的“急刹车”。

  记者了解到,这些村规民约兼顾了原则和人性化,规定可以操办的合理操办、适当收送礼金,不宜操办的坚决不允许收送礼金。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这种方式容易得到广泛理解和响应,村民往往抹不开面子,政府又不好介入太深,由民间自治,叫停人情风,百姓自己来管理自己的事,这样便可顺理成章。”

  相对而言,更多乡村的移风易俗是由政府主导。近年来,湖南、湖北、四川、福建等多地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乡村移风易俗行动。首先要求从党员干部带头做起,对党员干部的婚丧嫁娶划出纪律红线,党员干部签下承诺书,规定只准吃哪几种酒,规定人情礼金不能超过多少元。

  一名县委书记这样解释背后的深意:“一则通过党风带民风,带动作用确实明显,二则党员干部在乡村占主导地位,只要他们不参加,很多人情往来就运转不下去。”

  与管住党员干部同时进行的,则是村支部和村委会制定专门的村规民约,明确办酒范畴,界定办酒条件和程序,明确违禁办酒的处罚,并由村红白理事会监督执行。

  比如,记者春节期间在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三封寺镇了解到,当地出台了规范办理婚丧事宜的文件,倡导“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不办”,规定气球拱门不超过一个,不放烟花鞭炮,每桌酒席总价不超过300元,丧事不做道场,不搞其他封建迷信活动。除婚丧嫁娶外,老人小孩生日、新房落成、升学等其他事宜不办,如要办理,只邀请自己的直系亲属参加。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场移风易俗行动的推进比较顺利,效果也比较明显。

  村民的感受最真切。三封寺镇华一村村民刘忠立说,现在负担大为减轻,很多人家每年的人情费用从一万多元减少到两三千元,过年过节也不再放鞭炮,轻松了很多,今年这个年过得很清爽。

  村支书刘再跃原来以为自己会得罪全村的人,实际效果与他想象完全不同。他感慨,“推行一年半,没想到进度这么快,效果这么好,也说明过去大操大办背后,大家早就苦不堪言,移风易俗顺应了民心。”

  以三封寺镇为例,镇里统计发现,以前每户每年人情开支平均1.85万元,现在降到了5550元,全镇8500户可减少支出1个亿。放大到岳阳市,自推进移风易俗以来,全市农村烟花爆竹燃放同比下降了80%,人情开支下降了40%。

  贺雪峰教授的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团队已连续7年撰写春节回乡记,记录家乡发生的变化。在今年已经整理出来的45篇“回乡记”中,多名成员不约而同以移风易俗为重点,对这种变化表示肯定。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