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权力当商品 “明星”干警为何沦为阶下囚?

2018-08-06 13:20: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2018年3月28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赌博罪判处陈兴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三万元。

  2018年3月28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赌博罪判处陈兴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三万元。

  经查,陈兴在任尤溪县公安局政委、局长和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期间,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执法犯法、以权谋私,大肆收受贿赂,甚至参与赌博、开设赌场抽头渔利,涉案总金额达850万余元。2017年5月,陈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陈兴从“明星”干警沦为阶下囚,教训极其惨痛。那么,他是如何将警服换成囚服、蜕变为贪赃枉法的反面典型的呢?

  初心不在,失去了方向

  陈兴从基层派出所民警干起,24岁任副所长,26岁任所长,32岁任副局长,39岁成长为副处级干部,并成长为县级公安局一把手,曾多次立功受到嘉奖、被评为福建省“优秀人民警察”,这样的进步并不多见,曾被视为当地公安系统的“明星”。

  然而,随着身份的转变、环境的变化,陈兴开始放松了思想政治“总开关”,丧失理想信念,权力的使用逐渐变得任性,贪图安逸、藐视纪法、胡作非为。正如他在悔过书中所写:“自己经常去提审人犯,今天却成了被人提审的人犯,是在权力和职务的光环笼罩下,变得飘飘然了。”

  忘了初心,思想就要出乱子。党的十八大后,陈兴仍然我行我素、胆大妄为,不知止、不收敛,顶风违纪、收受他人财物。2017年春节期间,陈兴得知组织正在调查其违纪问题,仍然收受网安设备采购安装项目老板黄某送上的10万元现金及2名分局下属借拜年名义送上的1万元礼金、3000元购物卡。

  2017年1月,刚从尤溪县公安局局长岗位转任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的陈兴,得知某民用爆破物资公司分公司负责人陈某配合三明市纪委调查相关案件,担心与陈某问题败露,找到了陈某打探组织谈话内容。之后,陈兴要求陈某按照自己的口径“只能说是借款,不能说是投资”,订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欺瞒组织。审查组再次找到陈某谈话时,迫于陈兴施加的压力,遂按照他的要求做了虚假陈述,否认之前交代的事实。

  “我作为一名党员,丧失信仰,精神上就缺钙了,患上了软骨病,必然也会患得患失,对组织不够忠诚。没了政治定力,人的精、气、神就没了,错误的东西不断扩大,像癌细胞一样最后吞噬了自己,最终必然受到纪律和法律的惩处!”陈兴写道。

  大肆敛财,把权力当作商品

  刚提任尤溪县公安局政委岗位时,陈兴对自己要求还是严格的,但这样的状态没有保持多久,各种各样的朋友便纷沓而来,把他当作“资源”来开发。

  此后几年,陈兴为违规与他人投资县域外的房地产200万元并获利132万元,却均未如实向组织报告。此外,2015年8月,陈兴以其妹妹名义开设账户进行股票交易。2016年1月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时,他并未如实报告开设账户持有股票的情况。

  陈兴把权力当作私有财产,把权力当作商品,权力寻租,办事收钱,在工程项目发包、矿山管理、酒店经营、查办案件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大肆收受贿赂。“按比例”收息是其典型的敛财手法。如果谁想获得涉及当地公安的业务,就得找陈兴借款再进行投资,并按比例给他付息“分红”。

  这“按比例”是多少呢?2012年5月,陈兴任尤溪县公安局局长后,对从事矿山经营、火工品销售、酒店经营等管理服务对象,按“1:1或1:0.5”月利息比例收息“分红”。最短的一笔50万元“入股”53天,他就要回50万元本金,后每年向该老板索要50万元,四年共计获利200万元。

  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随之而来的便是利益捆绑、利益输送,甚至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尤为恶劣的是,身为基层公安系统主要领导,陈兴却长期参与赌博,赌资数额巨大,甚至开设赌场从中抽头渔利。

  2016年7月,陈兴转任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后,因为同学的说情送礼,对该局刑警队侦办游戏机赌博案件进行干涉插手,在处理上做了不正确的指示,把本应当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给案件的后期侦办带来困难。

  任人唯钱,带坏系统风气

  人的变化不是一夜之间就完成的。思想滑坡,也是一个从注意到不注意、从放松到最后放弃的过程。陈兴刚当尤溪县公安局政委时,对一些所队负责人春节期间拜年送礼坚决抵制。到当上局长后,逢年过节,收受所、队负责人提任感谢、拜年送礼已成了一种常态。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