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川隆顺村有位田坎调解“诗人” 用打油诗化解矛盾

2018-06-01 00:03:06 来源:华龙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邓丹凤 字号:T|T
摘要】5月17日,突降暴雨,在永川区临江镇隆顺村乡贤评理堂内,一场争吵也如暴雨来势汹涌。“你的鸡吃了我家地里的菜,该赔!”张三姐一拍桌子,说话间满脸涨的通红。

  “邻里关系互关照,换位思考最重要。”——写给邻里乡亲的诗

  5月17日,突降暴雨,在永川区临江镇隆顺村乡贤评理堂内,一场争吵也如暴雨来势汹涌。

  “你的鸡吃了我家地里的菜,该赔!”张三姐一拍桌子,说话间满脸涨的通红。

  “你自己不把地围起来管好,该遭!”王大爷毫不示弱,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点上了烟。

  “好了好了,一个人少说一句。王大爷你确实没把你的鸡管好,吃了别人的菜,造成了损失。张三姐也是,吃几根菜管得到好多钱嘛,你们又是邻居,王大爷又是你长辈,何必为了几根菜伤了和气。”陈久述见两人平静下来,从包里掏出笔记本,开始写写画画。

  “农村家禽应管好,

  防搞破坏被人找。

  邻里关系互关照,

  换位思考最重要。”

  主持调解的“乡贤”陈久述,作了这首打油诗念起来。双方当事人一听,羞愧地笑了,矛盾随之画上句号。

  随着王大爷和张三姐的矛盾画上句号,突降的暴雨也停了下来,可事情却接二连三来了。

  罗婆婆和袁婆婆的院坝共用墙因暴雨倒塌,但是双方均是年老多病,无法修正墙体,因此互相谩骂,最后要求调解。

  “你们莫急,千万不要动气,我马上就过来。”刚从评理堂一出来,陈久述又接到罗婆婆的电话。

  还没进门,陈久述就听见一声声谩骂从院子里传了出来。罗婆婆和袁婆婆当邻居几十年,两人都是倔脾气,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发争执。

  进了院子,陈久述见两位老人分别站在倒塌墙体的两边,罗婆婆双手叉腰腮帮子鼓鼓,袁婆婆双眼瞪圆毫不示弱。陈久述见状连忙从屋内搬来长凳,让两位老人坐着歇下气。

  “哎呀,你们两个年龄加起来都150多岁了,还像小妹儿一样肝火旺,都来坐到。”陈久述打着哈哈说道。 “都邻居几十年了,墙倒了,把砖头清理干净就是,何必动气。”

  “清理?哪个来?我年级大了,一把老骨头,哪有力气!”

  “你没力气,我还不是没得!我比你还大几岁!”

  两位婆婆又开始吵起来,互不相让。

  “我来清理!我负责!”陈久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找来竹筐和铲子,说干就干,一铲一铲把散落的石堆铲进筐里,一竹筐装满后,又背到后山去。一筐又一筐,来来回回跑了二十几趟,终于把倒塌的墙体清理干净。

  刚下过雨,农村的道路满是泥泞,干完活的陈久述一裤脚全是泥巴,脸上的汗水混杂着砖头的灰尘,像是刚从地底下的煤洞钻出来的一样。

  “这下干净了撒,我再找个时间帮你们把墙修正,两个婆婆就不要动气了哈!”看着陈久述忙里忙外大半天,罗婆婆赶忙递上水,袁婆婆也递上毛巾,两位老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招呼陈久述坐着歇会。陈久述便从包里掏出笔记本,又开始“唰唰唰”动起笔来。

  “隔壁土墙垮坝里,落雨潮得脏兮兮。

  邻居两老岁数大,软脚病人挑不起。

  天天望到土堆堆,心烦意乱就闹起。

  要求久述来协调,摩托骑起去处理。

  一看两家之情形,拿筐除土自挑起。

  二十几挑大汗滴,消除隐患得安宁。

  两家心里记住你,好事美名传开起。”

  陈久述对着两位婆婆念着新鲜出炉的打油诗,两位老人听了,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遇到事情,想办法解决就是,自己解决不了,还可以找我们帮忙撒。吵架又解决不了问题,还伤了自己身体。”在陈久述的调解下,两位老邻居握手言和。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