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的白求恩”村医坚守偏远乡村50年接诊40万人次:没人接替不退休

2018-05-30 22:28: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关晓锋 王夫之 张春红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寻找身边的健康守门人”活动启动后,大家踊跃推荐身边的健康守门人。江夏10多个市民来电,推荐该区舒安街五里墩村卫生室的村医涂光生,称他为“乡村里的白求恩”。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村医涂光生坚守50年,接诊村民40万人次

  为4000乡邻看诊服务 “没人接替我,我就不会有退休的一天”

  村医涂光生坚守偏远乡村50年

  “寻找身边的健康守门人”活动启动后,前天和昨天,连着两天,武汉晚报接到了很多市民的电话,大家踊跃推荐身边的健康守门人。江夏10多个市民来电,推荐该区舒安街五里墩村卫生室的村医涂光生,称他为“乡村里的白求恩”。

  为4000乡邻看诊服务 “没人接替我,我就不会有退休的一天”

  诊疗一个病人,只赚5元门诊费,没有养老保险,没有节假日,甚至连吃饭和上卫生间的时间都很紧张……老村医涂光生,坚守50年,接诊村民40万人次。50年来,他放弃天伦之乐,用丰富的临床知识、良好的医德医风为周围4个村的近4000乡邻解除病痛。

  5月29日,记者来到武汉市南部最偏远的乡村——江夏区五里墩村卫生室,采访了这位被村民称为“乡村里的白求恩”的村医。

  很想回城休息,但丢不下这里的村民

  5月29日,记者一行驱车3个小时,行程180公里,终于来到江夏区最南部的五里墩村。这里紧邻鄂州的涂镇,三面环水,都市的热闹似乎在这座伸入梁子湖的半岛戛然而止。

  在村卫生室,记者见到了67岁的涂光生。他正忙得不亦乐乎。4张长条椅上,坐满了人,有4个老年人在打吊针,其中一位婆婆坐在轮椅上,说是患有多年的帕金森综合征。老婆婆轻声喊:“涂医生,我腰疼。”身着白大褂的涂光生应声而起,从背后抱起老婆婆,轻轻抖动。

  这个村卫生室,其实就是涂光生家的私房。两层盖了近二十年的小楼,后面院子里搭盖的是厨房,二楼涂光生自己住。一楼面积不大,却拾掇得井然有序,观察室、配药房、理疗室、药房,精巧而细致。

  快到中午12点时,打完针的村民回去吃饭,涂光生才有时间上个卫生间。“自从老伴进城带孙子后,我都要自己做饭,有时太忙,连饭都没时间做。”涂光生说,上周变天,流感爆发,有一天,有28个病人来看病,他从早忙到晚,午饭都忘记了。

  “我也很想去城里儿子家休息,但这里的村民更需要我。”和记者聊天时,涂光生坦言:“在没有医生来接替我之前,我就不会有退休的一天。”

  从1968年开始学徒,1971年正式当上“赤脚医生”,全国优秀乡村医生涂光生已经在乡村坚守了整整50个春秋。

点击进入下一页

涂医生正在为病人看诊

  去哪里都不安心,家人回村陪他吃年饭

  “我早就劝老爷子不做村医了,回来休息顺便带下孙子。可他不听,说是放不下村民。”涂光生的儿子涂永山说,每当他劝老爷子休息时,涂光生总是说:“孙子吧,你妈可以帮忙带,但是那里的村民病了,要是没有我,没人医治。”

  “在他眼中,村民就是亲人。”提起涂光生,他的老伴开玩笑地抱怨:“再不回来,孙子都快不认识他了。”

  涂光生有1儿4女,如今都已在城里成家立业,经济条件都不错。2010年的春节,儿子在江夏纸坊搬进新家,请他一起过去吃团年饭。大年三十上午9点多钟,涂光生准备进城时,突然接到电话,说村民乔南山突发脑血栓。病人被送到卫生室后,涂光生给他注射了一瓶甘露醇,稳定病人病情后,嘱咐病人家属将乔南山送到江夏区人民医院进一步治疗。因为处置及时妥当,乔南山得以治疗康复。

  “我只要一出门,就感觉会有事情找我,去哪里都不安心。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儿女家,都是儿女们过年回来陪我吃年饭。”涂光生说。

  2011年至今,涂光生几乎没出过远门。老伴想见他,只能自己坐车过来。

  风雨“120”随时出诊,5个村村民都有他的电话

  “其实,我也转过行,不过时间很短。”涂光生说,1999年,基层卫生院实行一体化管理改革,舒安卫生院调剂4个人到村卫生室。人员多了,他认为自己没必要再待下去。年底,他主动离职,去郑店街办了个塑料加工厂。

  不到半年,塑料厂刚走上正轨开始赢利时,村里几个老人坐了几十公里的班车,找到他说:“你要再不回去,卫生室就要整垮了,要是垮了,哪个给我们看病?”细问之下才得知,留下来的几个村医收费太高,村民看病负担猛增。无奈之下,村民就委托几位老人来请涂光生回去。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