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县委书记张通荣:我们要世代铭记援建之情

2018-05-08 09:21:39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邓丹凤 字号:T|T
摘要】47岁的汶川县委书记张通荣眼眶里布满血丝。回到办公室的他,不得不立刻滴一些眼药水,以缓解眼球充血的状况。记者原先约定的上午11时的采访,也因为张通荣的多个紧急会议,被推迟到当天下午4时20分。

张通荣

  47岁的汶川县委书记张通荣眼眶里布满血丝。回到办公室的他,不得不立刻滴一些眼药水,以缓解眼球充血的状况。记者原先约定的上午11时的采访,也因为张通荣的多个紧急会议,被推迟到当天下午4时20分。

  就在采访的前一天,汶川县龙溪乡的一座山发生了大规模山体滑坡,因为处置得宜,附近村落的415名群众均成功提前撤离,未造成一人伤亡。张通荣说,汶川多年来一直强调地震次生灾害预警,群测群防,群众防灾意识高。

  转眼,汶川地震也已过去10年,汶川县日新月异的变化,举世瞩目。张通荣则在最近启动了“感恩情怀培育工程”,他说,他希望汶川人的子子孙孙,都要铭记全国人民的援建之情。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乔军伟

   谈十年变化: 年人均收入增速达到8%

  广州日报:汶川地震已过十年,请你简单介绍一下汶川县这十年来的变化。

  张通荣:汶川县十年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是我们的物质文明建设。灾后重建,首先就是为了让生者有更好的生活。我们实施了“南林北果”“绿色工业”和“全域旅游”的经济布局,已经能完全支撑起汶川县老百姓的收入。去年我们的人均纯收入已经超过12000元,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超过2万元,每一年,我们人均纯收入的增长速度能达到8%~10%。

  其中,汶川县由原来的高产能、高污染发展模式转变为生态环境友好型发展模式。以前我们的工业主要布局在水磨镇和银杏乡等区域,如今我们通过“飞地”模式将当地工业进行了异地转移发展。现在这些地方的生态环境都很好,大家对水源地的保护意识很强。

  比如,我们县城旁的棋盘沟原先是一块工业区,地震以后,我们没有再在那里布局工业,而是布局了服务业。整个阿坝州的电子商务、物流产业园区就布局在那里。我们所有的重建,都没有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而是把重建融入到了生态保护当中。

  第二,汶川县的民生工程实现了“三好两富”的跨越。所谓的“三好”,就是“好房子”“好身子”“好日子”,我们给居民构建了大健康体系,让老百姓安居乐业;两富指的是老百姓物质上富裕、精神上富足。这十年,灾区民生和地震前比起来有跨越式的发展,以前汶川的学校、医院包括公共设施水平都是比较落后的,这些年通过国家的帮助特别是广东省的援建,汶川的公共服务水平向前推进了二三十年。

   谈地震经历:突然之间天就黑了

  广州日报:你从2002年时就来到汶川,你一定也经历了那次可怕的地震,当时汶川的情况如何?

  张通荣:十年前的那场地震,我们经历了很多个困难和复杂的阶段。第一是联络问题,刚发生地震的时候,我们要和外界第一时间取得联系,但我们发现联系不上。

  那天我正好在上班的路途当中,地震发生后,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那一天,汶川出现了遮天蔽日的天象。地震产生的扬尘铺天盖地,日光一下子被挡住了,本来是艳阳天,有那么一两分钟,天突然黑了。那时,不要说老百姓,我们也非常恐惧,首先我用我的手机打,但怎么也打不通,后来我就到值班室打我的座机,发现座机也没法打。最后我们找到了一部卫星电话,但因为扬尘的缘故,卫星电话也不行,我们有几天一直和外界联系不上。

  第二是伤员问题,当时全县一下子有三万多名的伤员,如何转移这批伤员,转移到哪里去,怎么去救治他们?所幸有官兵和白衣天使的帮助,我们通过水路和直升机,把一部分重伤员送了出去。我们还通过熬夜战、苦战,让我们三万多名伤员得到了救治。

  第三方面是过渡安置。当时次生灾害频发,要找一个老百姓有信心居住的平地都非常困难,在如何让老百姓放心地住进板房上,我们下了大功夫。而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我们和老百姓的想法,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一致,县政府要考虑的事情非常多,比如基础设施、次生灾害防治、未来产业配套、公共服务配套等,这些都要充分地与群众沟通。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