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设立少年法庭工作办公室!看看这位教育家是如何把一个问题少年变成一代大师的

2021-03-03 09:50:34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柒月 字号:T|T

  中国小康网讯 3月2日,最高法少年法庭工作办公室揭牌。办公室将主要负责统筹未成年人审判指导,参与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管理,协调开展未成年人案件巡回审判等工作。据介绍,少年审判办公室设立后,将及时修改或者制定新的司法解释、司法政策,适时发布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例,引发社会关注。

QQ截图20210303094803.png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值此机会,给大家讲一个励志故事,一位法国教育家是如何把一个问题少年变成一代大师的故事。

1959年的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颁给了一部讲述“问题少年”的电影的导演。而最最巧合的是,这位导演也曾是个“问题少年”。

  这部影片的名字叫《四百击》,得名于法国民谚:“不听话的小孩要打上400下,他才能变成一个好孩子”(有点类似于我国的“棍棒之下出孝子”),是导演的半自传体作品。

1597713730598964.png

1959年戛纳电影节

  上图中那个咬手指的腼腆年轻人,便是影片导演,当年只有27岁。前面的小主演14岁。左为专门来捧场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让·谷克多,右为黑色电影大师爱德华·罗宾逊。两个男孩成了当天晚上的焦点。

  然而,在这众星拱月的时刻,导演脸上却掠过一抹忧伤。因为有一位5个月前去世的人,没能看到他成功这一天。是这个人当年把他从管教所领出来抚养成人,避免了电影《四百击》里主人公安托万的命运。

  这个导演就是“新浪潮”大师弗朗索瓦·特吕弗。而那位领养他的人,便是法国战后电影理论奠基人、“电影的亚里士多德”、左翼社会活动家、《电影手册》创始人、法国战后国民教育家——安德烈·巴赞。

1597713808147693.png

  法国教育家安德烈·巴赞

  特吕弗是个私生子,从小先后被寄养在乳母和外婆家。直到10岁才回到生母和继父身边。喜怒无常的母亲总是对特吕弗左支右使,动辄打骂。僵板的学校教育,使他经常逃课阅读巴尔扎克,去社会“体验生活”。

  特吕弗擅长伪造请假条、成绩单上的家长签名。然后躲在朋友家一整天,读书、聊天、喝酒、抽烟。他从来不与同龄孩子玩,也不向父母要零花钱,而是出去自己挣,或者从家里偷点,然后用来买书。

  特吕弗为书店和文具店打零工,并倾囊购买巴尔扎克、普鲁斯特、谷克多等作家的大部头全集,或者躲在电影院里看阿尔贝·冈斯、乔治·克鲁佐、雅克·贝克、罗伯特·布列松等战时留在法国的导演的电影。

  二战结束后,法国百废待兴。安德烈·巴赞等人发起了恢复国民教育运动,通过电影这种形式对法国青年进行扫盲和义务教学,来保障工人阶级接受同等教育的权利,以达到振兴国家、恢复人民元气的目的。

  15岁的特吕弗和朋友也在搞电影组织,却很快入不敷出,债台高筑。他从养父的办公室偷来打字机去卖,卖了4000法郎,依然还不掉债务。震怒的养父把他拎到了少年管教所,特吕弗成了少年犯。

  特吕弗被囚禁期间,父母两个月没来探望。同情他的监狱医生联系到了安德烈·巴赞。与特吕弗素昧平生的巴赞,竟然为特吕弗担保出狱,还给他了一份撰稿的工作,为避免他再被养父关起来,巴赞做了特吕弗的监护人。

  电影《四百击》中的安托万则没有那么幸运,即使逃跑也会随时被抓回去。

  安德烈·巴赞将特吕弗抚养成人,并发掘了他身上的文学潜质,使他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特吕弗成年独立后,因拒绝服法国侵略越南的兵役被投入军事监狱,又是巴赞顶着压力将他营救出来。

  直到特吕弗1984年去世,他也不明白安德烈·巴赞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当然,我们也无从替他回答。但事实就是,世界上少了一个问题少年,多了一个大导演;少了一个少年犯,留下了这部永镌青史的儿童影片。(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