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大教授为学生宿舍声讨后勤被处分?100年前也有位教授为学生宿舍仗义执言

2020-10-26 14:26:09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当时军阀割据,形势大气候都影响着校园内的一草一木,地方军阀势力又时时扶植代理人,地方政府官僚主义盛行,办事推诿不作为。教育改革和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停滞不前。为了学生早日住上新校舍,他是怎么做的呢?

  中国小康网 近日,“为学生仗义执言却遭通报批评并取消评优资格”的华中科技大学郑强教授的遭遇在互联网上引发同情,有网友建议,高校应当进一步落实“去行政化”,真正体现教授的尊严。这里也讲一个100年前一个类似的故事,看看那个年代的教授是如何为学生宿舍与校方抗争的。

1603693478390234.png

相关新闻微博截图

1922年,著名教育家马叙伦受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夏敬观之邀,出任浙江第一师范校长。没想到,接手的却是一个“烂摊子”。

  浙江一师之前已经辞职了两任校长,一个是姜琦,因为参加孙中山先生的“护法运动”,被军阀通缉远避美国;一个是经亨颐,因为支持学生新思潮,被守旧势力排挤离校。

  学校各派势力暗流涌动、波谲云诡。俨然是浙江政坛的缩影。首先,从本校师生来说,一师因为比较激进,是全省有名的“刺头”,几乎没人敢惹。其次,杭州教育系统又有进步、保守两派,一师成为双方展开拉锯战的演兵场。

  当然当时军阀割据的全国政局,形势大气候都影响着校园内的一草一木,地方军阀势力又时时扶植代理人,地方政府官僚主义盛行,办事推诿不作为。教育改革和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停滞不前。

1599011548969468.jpg

  马叙伦

  之前没有办过学校的马叙伦自是十分头大。千头万绪,总要逐条解决。二十多年的教育工作经验,等于从零开始。首先就是学校里学生自治会权力太大的问题。前两任校长的离职与之也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好在马叙伦之前在北大任过教,北大当时兼容并包,首开全国风气之先,有教授治校的成功经验。而马叙伦又担任过北京中等学校以上的教职工联合会主席,参加过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同学生们有天然的共同语言。

  于是他决定把教授治校的经验在一师逐步推广开来,但不削弱学生自治会的权力,彼此龃龉之处,尽量磨合,做师生之间的调节剂。一个学期下来还好,到了第二个学期,还是因为一件事,被学生会的代表给冲击了。

  马叙伦感觉到信仰和尊严都受到了伤害,第一想法还是同前两任一样,辞职吧。没想到学生会竟然派代表来挽留了,说明马叙伦的真心,学生们是看在眼里的,马叙伦算是挺过第一关了,便决定咬咬牙暂时留下。

  这一留下,反倒不打不相识,学生们晓得了新来的马校长是他们的天然同盟军,双方便化敌为友了。如果说校园内还相对是一方净土,可放眼当时杭州教育界,又是一片错综复杂的景象。

  前面说过,杭州教育系统有进步、保守两派。马叙伦初来乍到,毫无根瓣。但马叙伦是早年革命起家,在北京和江浙地区都有相当的影响力,所以虽然不是保守派的人,保守派也不敢轻易攻击他。

  但是保守派里有马叙伦的曾经老师和学生,于是便对他从各个方面进行拉拢。而马叙伦呢,则秉持“不偏不倚”的原则,让他们无可奈何。但是保守派的背景是教育会,教育会的后台又是省议会,马叙伦一个人能顶得住吗?

  别说,马叙伦还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前面说过,马叙伦用真心收获了一师的学生,他们就是他最坚实可靠的伙伴。有了这支全省闻名的队伍,谁都莫敢轻易撄其锋,所以,第二关马叙伦也暂时挺过了。

  浙江一师成立于晚清末年,校舍年久失修,而且是豆腐渣工程,屋顶损毁严重,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危险。前几任校长向省议会反映情况,修理方案总是不被通过。而要是真出事了,责任却全推在校长身上。

  马叙伦当年在北京可是为学生流过血的人,学生的生命安全在他心里可是高过天的。为了学生早日住上新校舍,他想先把省议会里那班议员大爷们请过来,开个茶会招待一下,顺便让他们了解情况,让方案给予通过。

  结果只来了三个议员。马叙伦这回才明白,省议会是不会有作为的。所以硬是从他们手里要来3000元财政厅应急费,一直撑到了方案在省议会正式通过。这件事让同学们都知道了,马校长有办法,一师有希望。

  这基础设施建设的第三关,马叙伦也挺过了。但他就此明白,浙江的教育要想改革,环境要想改变,不是一个小小的大学校长能办到的。但是马叙伦不甘心,他一定要有一番作为,打开这个局面!

  通过这件事,马叙伦看清了杭州教育界保守派的真面目,他们从不会想到学生的生命安全。此后他就经常亲自往省会跑了,没想到,与北洋政府机构的公务员们和官员们打交道,又让他长了新的见识。

  有一次,马叙伦为学校的事去找省长。到了省长公署,被一位接待人员,领到了招待室。马叙伦递上了名片,但是马叙伦虽然是教育界官员,却没有在名片上印头衔的习惯。只告诉他是代表教育会来的。

  那个接待人员一听这,就开始和马叙伦有一搭没一搭地唠闲嗑扯皮了,实在没得说了,就让他先看看报纸,马叙伦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等了四五十分钟,实在忍不住了,就请那个接待人员向省长传达一下。

  谁知那个接待人员,这时却做了个不能说话的手势,意思是省长正在睡午觉呢。马叙伦腾地一股火起:“我的学校有急事,不能再等啦!”那个公务员才急急去通报。省长竟然还接见了。

  见了省长,马叙伦也不客气,开门见山便说:“我们是为公事来的,已经在招待室等了四五十分钟了,我们都有职务,以后有事再来,请省长早点接见!”省长客气地说:“我不晓得呀,他们不该这样呀!”

  没过多久,邀马叙伦来浙的夏敬观厅长辞职了,又少了一位浙江教育改革的同道、真正干实事的人。这时在省教育厅担任秘书的北大毕业生许宝驹,还有杭州第一中学校长黄人望,拉着马叙伦说:“我们自己干!”

  许宝驹到北京联络了蔡元培先生,马叙伦又经李大钊先生介绍,接过了夏敬观厅长的重担,在浙江教育改革成效卓然。再后来马叙伦又做了北洋政府的教育次长。就是这些仁人志士们,为近代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