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尔也有个站了?盘点那些有“百年个站”的大叔歌手们

2020-10-15 10:28:24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这位大叔创造了乐坛无数个第一: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教学;第一个向国人讲对位法、和声等西洋乐理;创办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杂志《音乐小杂志》;第一个在国内推广钢琴;第一个把贝多芬介绍到国内将其命名为“乐圣”。

  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有网友发现,继杜华、王思聪、高晓松等人后,腾格尔也有个站了。网友纷纷评价,顶流腾老师喜提个站。实际上实力唱将的音乐人不独现在有,90年前老上海的乐坛也有一众大叔都有个站,比如陈歌辛,李叔同,赵元任,陈蝶衣,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民国“歌手”的风采。

1602728888786336.png

相关新闻微博截图

  花样美男李叔同 玩Cosplay唱民谣

  1907年2月“春柳社”为国内徐淮赈灾义演,李叔同饰的是小仲马的《茶花女》,看看他平时正常的画风就是风流倜傥的一枚公子哥,谁知cosplay文学名著中的美女也不在话下,没错儿,我们说的第一位民国80后歌手,就是李叔同。

  提到李叔同,脑中必泛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魔性的旋律。这首歌的洗脑程度,让广场舞大妈神曲望尘莫及。因为它不分年龄地域,老少妇孺通吃,而且传唱了一个世纪,估计还会传唱下去。

  这首《送别》,翻唱自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歌曲、约翰·奥德威创作的《Dream ing Of Home And Mother》,在美国后来却渐近失传。却让李叔同别具清新意境的填词,在异国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1596678425896718.png

李叔同cosplay茶花女

  实际,它还有日语和韩语版本,都叫《旅愁》。李叔同正是1905年东渡日本,负笈游学期间,听到了这首歌。不同的是,日语版只是把原词翻译过来,改了点旋律,韩语版是被日本殖民后直接用了日文版。而李叔同则是重新填词,属于再创作。《送别》后来还被选作电影《早春二月》的插曲、《城南旧事》的主题曲。

  李叔同在晚清、民国乐坛,创造了无数个第一:他是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教学的人;第一个向国人讲对位法、和声等西洋乐理;创办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杂志《音乐小杂志》;第一个在国内推广钢琴;第一个把贝多芬介绍到国内,并第一个将其命名为“乐圣”。

  虽然是殿堂级别的“小鲜肉”,但是李叔同可以自由切换“小清新”的哟,别忘了,他可是我国早期“校园民谣”的奠基人之一,《送别》只是他创作的一大波学堂乐歌之一。

  温润如玉赵元任 会33种语言爱写情歌

  民国时期,有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英俊少年,年纪轻轻便桃李遍天下。他就是中国现代语言学之父、中国现代音乐学先驱、给厦门大学、云南大学、东北大学写校歌的赵元任。

  上面的贡献才只是冰山一角。我接下来哪怕再说一点点,你都会感觉到这枚“小鲜肉”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先说国语吧,我们的“元任欧巴”会33种+方言。为什么带个“+”号呢?比如说坐火车,旁边的人不管是哪个地方的,“元任欧巴”只要听他说几句话,便会用其方言和他攀谈。所以“元任欧巴”最怕坐火车,因为太麻烦,到哪儿都会被认作老乡。

1596678546692947.png

风度翩翩赵元任

  再说外语。我们的“元任欧巴”精通(注意是“精通”哦)英、法、德、日、俄、希腊、拉丁七门外语!而且不单是这些国家的普通话,还包括方言土话、俚语哟~所以,“元任欧巴”在国外被认做老乡的情况也屡见不鲜。干脆叫“地球人的老乡”得了!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1945年,赵元任做了美国语言学会主席,1960年又成为东方学会主席,西方语言学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赵元任先生永远不会错。”

  赵元任还是各科全能的旷世天才。先在康奈尔大学主修数学,毕业了成了哲学博士!又进入哈佛大学选修音乐,等到毕业留校任教,又成了物理学讲师!所以甫一回国,年纪轻轻的他就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合称“清华国学四大导师”!

  所以说,人家要想在音乐领域震一震,也跟玩一样。1920年,刘半农写了一首至今各大朗诵节目的标配——《教我如何不想她》,由天才“小鲜肉”赵元任谱曲,“一不小心”遍传唱至今。

  “一代词圣”陈蝶衣 一生写3000首歌

  他和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饰演的程蝶衣名字只差一个字,虽没有哥哥的盛世美颜,却也有当得起名字的骨骼清奇,他就是“一代词圣”陈蝶衣。

  我们的陈蝶衣老师(以下简称陈老师)一生非常勤奋,到90岁那年,已经写了近3000首歌词了!要知道,人家可是1945年才开始歌词创作的,那时候才刚刚“奔三”,也就是说六十年写这么多,一年要写50首呢!

1596678662473231.png

陈蝶衣

  这还不是我们陈老师的主业,人家主要时间都用来办杂志了。譬如说,有一本逼格非常之高的杂志,叫作《万象》(你没看错,就是包罗万象的“万象”)。

  包罗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让当时两位“水火不容”经常互掐的文坛大佬,都在上面投稿,就是张爱玲和傅雷。陈老师左手办杂志,右手写歌词,而忽略了对儿子的教育,任其“野蛮生长”,结果“一不小心”成了指挥家。

  咱们的陈老师写歌词,年龄越大,越入化境。怎么说呢,这里的“境”不单指境界,也指环境。譬如说,人家上个四十年代在上海,还要拣咖啡馆这样的安静场所搞创作。

  等到了期颐之年,高高兴兴跨世纪的陈老师,决定边写歌词边追“当季新品”——去肯德基、麦当劳里搞创作去了!

  所以说,对于我们不走寻常路的陈老师,吃着流水的快餐,留下隽永的经典。

  “一代歌仙”陈歌辛 歌曲上英美排行榜

  前文提到的陈蝶衣,有“一代词圣”的称号,着实给民国音乐新生代开了个好头。接下来的这位依然姓陈。较之“词圣”的顿挫况味,这位的名号比较飘逸——“一代歌仙”。

  怎么样,长得是不是也很清新俊逸?人家可是有四分之一印度血统呢!提到印度,在大家印象里是个欢乐的国度,一言不合就尬舞。所以,我们的“歌仙”流行至今的歌,要么过年的时候唱;要么联手陈蝶衣,你作词,我作曲,让小哥费玉清唱。

  而我们的歌仙陈歌辛写了一首歌,火遍华语世界后,又在英语世界呈燎原之势。不单沦陷好几大洲,还先后出现了不同的英文版本。那就是《玫瑰玫瑰我爱你》。

1596678720459507.png

陈歌辛

  这首歌由“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姚莉在1940年首唱,此后便常演常新,常唱不衰。五十年代初,澳大利亚DJ威尔福瑞德·托马斯在香港听到这首歌后,如获至宝,便带到伦敦播放,结果大受腐国人民欢迎!

  外国人看奇货可居啊,索性重新用英文填词。于是这首歌摇身一变,成了《Rose,Rose,I Love You》,并由一位美国明星弗兰基·莱恩演唱,结果一炮而红,登上了Billboard公告牌榜单前三!

  彼时,相对于如盛开玫瑰般奔放的米国,腐国民风就相对保守,对原词的改动少一些,由一位如玫瑰花蕾般娇羞可人的少女佩图拉·克拉克演唱,里面有不少中国元素,连名字都是音译——《May Kway》。英国歌曲排行榜单上也了十六名呢。

  如今,一代歌仙已让这支《玫瑰》开放到了世间每一个角落,就像美国大诗人朗费罗说的那样,“音乐是全人类共同的语言”。然而我还要补充一点,我国大诗人白居易还说过:“仙乐风飘处处闻”,来形容歌仙陈歌辛其人其乐,是最贴切不过的了!(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