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毒品伪装成茶叶交易?来看看80年前一位00后缉毒警察的故事

2020-09-24 09:53:49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在那个军阀割据的年代,国民政府明令禁毒,而西南各省军阀却依然我行我素,准许人民吸食鸦片。在当时军阀部队里流行这样一句话:“一个士兵有两条枪,一条步枪,一条烟枪。”当时禁毒工作的困难可想而知。

中国小康网 近日,深圳警方破获一宗新型毒品交易案,毒品竟变身“茶叶”装袋出售,172包新型毒品尼美西泮被当场缴获。警方介绍,尼美西泮具有致瘾性和致幻性。因这种毒品容易混在食物当中,如不慎误食毒品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今天为您讲述80年前一位00后缉毒警察的故事。

1600912205355169.png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小黄大名更夫,别看名字取得“接地气”,但工作却是学术机构,在南京交通研究所任研究员,还是一位“00后”。小黄27岁那年,工作调动到贵州。由于当时西南建设专业人才紧缺,小黄便服从分配,转业到了贵阳警察局当教导员。

  1935年,小黄28岁了。国民政府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禁烟运动,选派了一批留学法国的学生,奔赴西南地区支援缉毒工作,也属于三十年代的新南地区人才引进项目。小黄有一位同事叫刘秉中,就是这批“海归”之一,任贵州缉毒所的专员。

  我们在这里科普一下缉毒专员的职责。国民政府当时在武汉成立了禁毒督察总处,西南各省设分处,与分处平级的就是缉毒所,直属总处。负责人被称为专员。当时贵州缉毒所下面,在全省有三个股,每个股都有一批查缉员,可直接抓捕毒品走私犯。

  在那个军阀割据的年代,西南地区连币制跟中央都不统一,更有甚者,国民政府明令禁毒,而西南各省军阀却依然我行我素,准许人民吸食鸦片。在当时军阀部队里流行这样一句话:“一个士兵有两条枪,一条步枪,一条烟枪。”当时禁毒工作的困难可想而知。

  上面尚且如此,底下的工作就更难做了。恰巧这时,刘专员要去汉口禁毒总处去开会一段时间,得需要一位精明强干、公正无私的同事代理他的工作,便想到了业务能力出色的黄教导员。

1600912241986947.jpg

▲30年代禁毒宣传画

  留法“海归”小刘熟读法国名著,经常拿雨果《悲惨世界》里冷酷无私的沙威探长打趣小黄,这次也不例外,“沙威探长,帮忙代理一段时间吧,看你抓到的是‘冉阿让’还是真家伙。”

  刘专员走后,小黄果然以沙威般的嗅觉,意识到了缉毒工作的复杂性,缉毒所里某些工作人员也有问题。比如他注意到某个查缉员有假公济私的行为,便让自己警局的部下秘密调查。

  果然几日后那位警察来汇报了:“一个四川货郎挑了一担东西来卖,里面检测出有鸦片成分。那位查缉员罚他两百大洋,自己却私吞了,没有上报缉毒所。”

  第二天,黄代理专员突然通知全所开会,要求所有人必须参加,不得请假。那位查缉员是最后一个到场的,还擦着汗。黄专员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脸,大家都惊呆了。“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黄专员声色俱厉地问道。

  “知,知道。”那位查缉员低下了头。

  “来人,把他送警警局里关起来!”

  接着,黄专员对一脸错愕的众查缉员说:“这就是贪污两百块大洋的下场。缉毒凭的是真本领,不是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我要给你们业务培训,明天早上五点半集合!”

1600912264702540.jpg

▲30年代缉毒警察的培训手册图例

  小黄代理专员那段时间,很注意基层调研,缉毒工作做久了,还发现了一些深层问题。

  比如有一次他亲眼看到:一个乡下人,家里有人去世了,但没有钱办丧事,就揣了一块鸦片烟饼到市场上去卖。查缉员抓到了,没收鸦片不说,还要罚款。那个可怜的乡下人,哭得直在地上打滚。可那个办案人员还是忍心地非要罚款不可。

  可是那些真正走私鸦片的人,都是人手一杆枪,成群结队运着几百斤鸦片,浩浩荡荡、大踏步地走。查缉员敢碰吗?就呆呆地望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所以,小黄专员给所有查缉员们规定:“抓到毒品走私者要立即送审,如果嫌犯无罪,则办案人员有罪。这就让大家认识到,老百姓不能随便抓,真正的毒品走私犯不得不抓。结果,几星期下来,毒品走私现象果然锐减下来,老百姓们交口称赞。

  一个月后,刘专员回来了,看到前面说到的那个查缉员还在关着呢,脸色很不好看:“沙威探长,果然有你的,‘冉阿让’一个没抓,抓人抓到我头上来了!”

  小黄正色道:“我以代理专员的身份把他抓起来的,现在专员回来了,专员有权放,我却没权放。再说,放人的理由呢?如果他们不依法缉毒,那和祸害社会有什么区别呢?”

  小黄回警察局后,还是坚持了原则,让那个查缉员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1600912304182484.jpg

▲30年代的缉毒现场

  那个查缉员拘满释放后,似乎变了个人。归队缉毒所不久,便抓到了真正的毒品走私犯,还立了大功。

  刘专员也感觉诧异,后来听人说,小黄曾专门找过那个查缉员谈过一次话,还在该查缉员拘役期间,找到那个四川货郎,替查缉员把钱还给那个四川货郎了,被查缉员扣押的货物也退还回去了。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难的阶段,轰轰烈烈的“二年禁毒,六年禁烟”运动,也被迫终断了。刘专员卸任后,准备投笔从戎,上阵杀敌。他和小黄早已重归于好,而小黄已于两年前便离开了自己干得有声有色的缉毒战场,脱下警服,奔赴抗日前线。

  刘专员想起1938年,小黄开赴苏浙战区,话别的最后一晚,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沙威探长啊,沙威探长,你就留下我独守缉毒阵地了?”

  小黄摩挲着最后一次穿的警服,拍着小刘的肩膀:”不!咱们依旧并肩作战,我迎击的法西斯主义,也是一种毒品,是贻害全人类的毒品。”

  “我们的‘抗日缉毒队’,随时欢迎你加入”小黄当年的话,又一次回荡在小刘的脑海。

  “如今,我来了!”小刘在心里回答。(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