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市因疫情向教会索赔46.2亿韩元!东晋王朝当年也被教会害惨过

2020-09-18 16:14:58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中学课文《咏雪》里那位才女,柔弱之躯赴国难,让婢女用肩舆把自己抬出来,抱着外孙,手刃了几个贼寇,最后被俘。孙恩被这个不屈的弱女子震慑住了,给她恭恭敬敬送回了家中。

  中国小康网讯 首尔市政府18日表示,将向“爱第一教会”牧师全光焄索赔46.2亿韩元。这个全光焄就是曾在韩国疫情爆发之初,在首尔光华门举行非法集会,并且高呼“户外感染不了新冠病毒,哈里路亚”这样的言论的那位牧师,他当时的集会视频也被传到网络上广泛传播。

1599447441894615.jpg

全光焄牧师视频截图

  这些教会利用所谓的宗教信仰,不断输出错误的防疫理念,导致信徒们被洗脑,从而不采取正确的防疫措施,促使韩国国内的疫情不断严重,这也给韩国国内防疫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实际上,教派误国的现象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东晋时期,就曾出现过不靠谱的教派坑了一个朝廷的故事。

  公元400年。会稽郡,王羲之留下《兰亭集序》的地方、魏晋风骨的钟灵之所,一场腥风血雨即将袭来。

  这座风雅之城的长官,也是一位风雅之士、门阀望族的后代。他的爸爸就是淝水之战中,边下棋边指挥,打败前秦百万雄师的谢安。有着老爹光环罩着,会稽太守谢琰志得意满,春风拂面。

  当然他有锦上添花的业绩:两年前,他将一个邪教家族赶到了海岛上。那个“教主”名叫孙恩。

  这个孙恩是个成功的洗脑者,最典型的案例是把王羲之的二儿子王凝之发展成了忠实的信徒,供奉他的家族宗教——“五斗米道”。这是他打入统治阶级内部、慢慢将其瓦解的第一步。

  他的先祖孙秀,就给西晋时期“八王之乱”的赵王司马伦出过点子。那时候,他们家族还属于“次等士族”。到了孙恩叔父孙泰这一辈已经没落了。沦落到去钱塘向五斗米道教主杜子恭学习“秘术”。杜子恭去世后,孙泰继任五斗米教教主,但宗教领袖满足不了他,于是大搞政治投机,给把持朝政的琅琊王司马道子出点子。

终于机会来了。398年,兖州刺史王恭联合豫州刺史庾楷、荆州刺史殷仲堪、广州刺史桓玄等人讨伐司马道子。主子有难,孙泰“一马当先”,招罗几千乌合之众“为国讨恭”。司马道子心想:“我们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你一个臭道士在那瞎搀和啥?”就把孙泰杀掉,差点灭门。

  盲目的信众疑惑了,教主哪能死呢?这叫“蝉蜕登仙”。于是追到海岛上,尊侥幸死里逃生的孙恩为新教主。孙恩正愁没报仇机会呢,聚了数百名亡命之徒,浩浩荡荡向会稽郡杀来。

  他的忠诚信徒王凝之是会稽内史,在国家大义面前清醒了,但被洗脑太久了,认为教主是坏的,但教义还是好的。所以没有设防,却在屋里祷告。属下请求出兵,他一动不动:“慌什么?我已经向大仙请示了,借来鬼兵数万,保守要塞,反贼自然破了。”结果,会稽沦陷,王凝之被杀害。

  倒是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中学课文《咏雪》里那位才女,柔弱之躯赴国难,让婢女用肩舆把自己抬出来,抱着外孙,手刃了几个贼寇,最后被俘。孙恩被这个不屈的弱女子震慑住了,给她恭恭敬敬送回了家中。

1599447532780087.jpg

  课本里的谢道韫咏雪插图

  王凝之被杀害,震惊的朝廷赶快征召谢道韫的堂兄,就是文章开头的谢琰接任会稽内史。出生便头戴光环的他,就是有轻敌的毛病,闻听孙恩从小岛上卷土重来,黑云压境,竟然说:“杀完贼再吃早饭”,空着肚子便跃马出城。

  谢琰以广武将军宣宝为先锋,冲入敌阵,愈杀愈勇。但是塘路也越来越窄,谢琰大军只顾鱼贯向前,被孙恩乱箭齐发,断了首尾,在千秋亭被打败。谢琰麾下都赞张猛突然叛变,在后面砍他马腿,谢琰坠地,和两个儿子、先锋宣宝一齐遇害。

  大将殉国,举朝悚惧。慌忙调遣冠军将军桓丕才、辅国将军孙元佟、宁翔将军高雅之,兵分三路,围剿孙恩邪教部众。又令吴国内史袁崧在沪渎(今上海)修筑堡垒。可是第二年,孙恩就把高雅之打败,将袁崧杀害。朝廷战死了四千多人,孙恩却啸聚了贼寇十万,楼船数千!

  孙恩眼看着逼近东晋的国都建康,八郡归附,对信众狂妄地说,“过几天咱就穿着朝服进京了!”被逼到墙角的朝廷,只能使出最后的撒手锏,起用“战神”刘牢之和他出身寒门的老部下刘裕。

  刘牢之面色紫红,须目奇异,沉毅有谋;刘裕身形高大,风神奇伟。朝廷拜刘牢之镇北将军、统摄会稽五郡;拜刘裕为建武将军、下邳太守。先是解了都城建康之围,又从海盐截堵孙恩,刘裕只领着几百敢死队,就大败孙恩十万贼众,一战成名。

孙恩连战连败,又加之瘟疫饥馑,最后十万部众只剩下了几千人,又被撵回到海上,一听到刘牢之的名字便闻风丧胆。但他又安慰自己:“好歹割据江东,做个勾践”。但是刘牢之、刘裕渡江追击,粉碎了他的幻想。

  公元402年,穷途末路的孙恩、烜赫一时的教主投海自尽了。随他跳海的妓妾、信众竟然有好几百人,可见被其洗脑之深。在活下来的信徒眼里,教主是不灭的,于是孙恩死后有了个新称号:“水仙”。

  孙恩死后,他的小妹夫卢循继任了新的教主。祖上是望族后来家道中落的他,同样有着热切回到统治阶级的愿望。相比残暴的姐夫,他是个风雅的文艺青年,尽管很小的时候,就被高僧慧远看出来“志存不轨”。

  卢循后来也率领一众信徒威胁过京畿,中间刘裕又要平息东晋统治集团内讧,收拾桓玄去了。所以朝廷无暇也无力再剿灭邪教组织,便改为招安,拜卢循为征虏将军。卢循后又反叛,还差一点就推翻了东晋,连当时童谣都唱“芦生漫漫竟半天。”

  但最终是“一场梦一场空”。卢循的结局也是自杀。不过他的洗脑术没有姐夫孙恩灵验了,没有人愿意陪他殉葬,于是他在跳海之前把信徒们全都毒杀了。这两个邪教教主,最终都没有回到统治阶级的行列。

  当然,东晋朝廷的气数已耗尽了,门阀士族的时代行将结束。剿灭卢循9年后,那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出身寒门的刘裕,废黜了晋安帝,开启了一个新的朝代——刘宋。(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