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唯一虎狮虎兽宝宝满百天!你知道有人画虎曾登上美国世博会么?

2020-09-17 10:46:14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一路目睹日机轰炸,张善孖愤怒难抑,在所住的布店里就地取材,用两批大白布拼接而成长两丈、宽一丈二尺的巨幅画布,挥毫“猛虎扑日”图,作画的时候,日机就在头顶盘旋。

  中国小康网讯 9月15日,湖北荆州。世界上唯一的虎狮虎兽宝宝出生满百天。它叫“荆荆”,爸爸是老虎,妈妈是狮虎兽。动物园工作人员称它每天吃3斤牛肉,已度过生命危险期。

1600310629339896.png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而在抗战时期,我国有一位专门画虎的大师,通过画虎彰显民族抗战斗志,作品在美国巡展,他就是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孖。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大师。

  张善孖(1882~1940),名泽,字善,号虎痴,四川内江人。现代名画家,张大千的二哥,一代画虎大师。10岁入私塾,同时跟从母亲学画,后拜入书画大师李瑞清门下,还跟从过形意拳大师宝鼎学习内功。

  少年张善孖任侠使气,19世纪晚期,四川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洋教斗争。1899年,年仅17岁的张善孖参加了余栋臣第二次反洋教起义,并亲率200名青年攻打重庆大足教堂。后来起义被镇压,张善孖被通缉,流亡日本。

  1903年,张善孖进入日本东京明治大学经济系,以期“实业救国”。不久又进入明治大学美术专修班学习绘画。1905年,张善孖参加了同盟会。1907年,张善孖回国参加四川保路运动,帮助革命党人刺探情报,并发起四川内江保路同志会。辛亥革命后,张善孖出任川军陆军第一师第二旅少将旅长,“工武事,精骑术,能于马上双手放枪”。

  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张善孖率部参加了四川讨袁总司令熊克武的队伍,失败后,被列为全国要犯,袁世凯设万金点名通缉悬赏。张善孖再度流亡日本。

  养虎崽自号“虎痴”


1598511955378625.jpg

张善孖(右)与张大千(左)在调教老虎

  1917年,张善孖归国,1926年,张善孖辞去公职,移居上海,成为职业画家,曾先后担任上海美专、新华艺专、南京中央大学教授。

  张善孖主攻画虎,为了提高画虎技艺,曾先后养过两只老虎。第一只是1917年从日本归国时带回来的幼虎,三年后老虎病死。1932年,抗日名将郝梦龄将军在贵州捕获两只乳虎,赠与张善孖,途中一只病死,张善孖亲往汉口迎接另一只。当时没有船敢运载老虎,张善孖便搭载何应钦的军火船把老虎运到南京。从南京到苏州的火车也不敢运载,张善孖就一路抱着小老虎,坐在行李箱里回到苏州,把它豢养在苏州住所芍药圃网师园内。

  张善孖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典故,给老虎取名“虎子”,自称“虎痴”,别人则尊称他为“虎公”,平日呼老虎为“虎儿”。“虎公”对“虎儿”不上锁链,不关铁笼,任其在园中自由活动,平日里仔细观察揣摩老虎的生活细节。慢慢地,张善孖达到了提笔画虎,可以从老虎身体任何部位画起的境界。

  老虎亦对张善孖俯首帖耳,晚上饿了就到张善孖床前把他拱醒,张善孖就给它调一二十个鸡蛋;客人来了,老虎便静静地听宾主交谈,客人走了,它便送到门口。张善孖的收徒仪式很特别,徒弟们连老虎都要拜。

  后来,“虎儿”长大了,为防止野性难驯,张善孖便到苏州报恩寺,让印光大师度化它。“虎儿”颇具佛性,聆听讲经两小时而不动,印光大师赐其名“格心”。

  抗日战争爆发后,张善孖一家迁离苏州,把“虎儿”交给学生吴子京照料。不久,吴子京为躲避空袭暂离苏州,怕它走失便锁在笼子里,三天后回来发现,“虎儿”已经死了。

  张善孖闻讯后,伤心得好几天都不吃饭,把自己关在画室里画画。他为“虎儿”在苏州网师园芍药圃立了一块墓碑,至今保存完好。

  顶着日寇的炮火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大片国土沦丧,张善孖举家迁往重庆大后方。他满怀悲愤地说:“今日第一事为救国家于危亡”;“恨吾非勇士,不能执干戈于疆场,今将以吾画笔写出吾之忠愤,来激荡志士,为海内艺苑同人倡”。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抗战宣言,张善孖作为中国美术界抗战的特邀代表出席了会议。

  1937年12月,张善孖到达武汉。一路目睹日机轰炸,张善孖愤怒难抑,在所住的布店里就地取材,用两批大白布拼接而成长两丈、宽一丈二尺的巨幅画布,挥毫“猛虎扑日”图,作画的时候,日机就在头顶盘旋。

  这幅图上有28只猛虎,象征当时中国28个行省,他们都勇猛地扑向的那一线落日,象征着日薄西山、奄奄一息的日本。张善孖把这幅画命名为《怒吼吧,中国!》。

1598512046539070.jpg

  张善孖画作《怒吼吧,中国!》(1937年)

  张善孖作画的时候,亲朋好友都在一旁围观,快画完的时候,日机又来轰炸,大家劝他躲避,他手握画笔,掷地有声地说:“我一定要把这个画完!”他在画的左下方题字道:“雄大王风,一放怒吼;威撼河山,势吞小丑!”

  巨画完成之际,一位飞行员来访,看后激动地说:“我前方忠勇将士决心保卫武汉三镇。枕戈待旦严阵以待,如猛虎下山痛击来犯日军,以报答张先生的一片苦心。”时人评价,张善孖的抗战国画,开了美术界国画形式抗日宣传画的先河。

  奔走海外为抗战

1598512402201582.jpg

张善孖的老虎图高挂在纽约世博会

  1938年底至1940年10月,张善孖出国以画展形式,向国际社会宣传抗战,募集捐款,进行国民外交活动。张善孖在周恩来、林森、许世英等人的赞助、安排下,由罗马天主教中国教区于斌大主教、比利时籍梅雨丝教士陪同,带着180多件画作,行程遍及越南河内,比利时布鲁塞尔,法国巴黎,美国纽约、芝加哥、华盛顿、费城、旧金山、波士顿等城市。张善孖所到之处,举办画展,进行义卖,为抗战募捐,同时宣传中国的正义立场,揭露日寇的侵略罪行,赢得了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友谊,争取到广泛的国际支援。巡展画作包括上文提到的《怒吼吧,中国》,还有为配合国民政府举办的“八·一三”一周年纪念活动,创作于1938年5月的巨幅作品《中国怒吼了》。

  《中国怒吼了》由两大素帛拼成巨幅,上画雄狮足踏日本富士山,其怒吼惊天动地,雷霆万钧。图下题的是当时的抗日宣传歌词:“中国怒吼了,中国怒吼了。谁说中华民族懦弱?请看那抗日烽火,照耀着整个地球。中国怒吼了,中国怒吼了。我们已团结一致,万众奋起,步伐整齐,不收复失地不休。中国怒吼了,中国怒吼了。“八一三”浴血搏战,爱国健儿,奋勇直前,杀得敌人惊破胆。”张善孖创作此画时,“夺髯挥笔,义愤形于颜色。”

  此外,张善孖还特地为1939年新年出版的周刊《大侠魂》封面画有另一幅《中国,怒吼了》,画面依旧为一怒吼雄狮足踏日本富士山,山在狮左足下呈塌陷之势,寓意日本帝国主义必败。这两幅雄狮图一先一后、一大一小、一繁一简、一工一写,相得益彰,极大地激励了中华儿女的抗战情绪。

  因画结缘“飞虎队”

  1940年初,美国空军上校陈纳德率志愿飞行大队援华作战,张善孖嘉其行,创作《飞虎图》赠陈纳德。《飞虎图》上画两只带翅膀的老虎在如洗的晴空中飞翔,鸟瞰下面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纽约市区,左下方落款为“大中华民国张善孖写于纽约”。题款识:“举目河山小,挥笔宇宙间,偶然三昧戏,呼出二虎来。辛未仲春虎痴,张善子写于大风堂,并钤有两小白文印 善孖、张泽及大风堂朱文印等三印章。”陈纳德对《飞虎图》非常珍惜,该图现藏于美国国家博物馆。

  后来在1942年3月,应驻华盛顿中国军需处的请求,迪斯尼协会的罗伊·威廉斯为志愿航空队设计了的队徽,也是一头插翅的猛虎,时间晚于张善孖。与张善孖画作不同的是,这版老虎飞越的是象征胜利的字母“Ⅴ”。后来的第23战斗机大队和第14航空队及中美空军混合部队飞行员均喜爱这个标志,一直沿用至抗战结束。

1598512234384091.jpg

张善孖站在涂着他笔下猛虎的飞机上

  大师魂归歌乐山

  1940年8月,张善孖结束抗日募捐工作归国。9月25日到香港后,竟付不出回重庆的机票钱,原来他把支援抗战募捐的20余万美元,悉数交给国家,早寄回了国内,全部用于中国抗战和赈济,“分作难童教养费,分作战士寒衣装”;而他自己的生活却节俭之极,甚至衣服破了自己补,衣扣掉了自己缝。张善孖“载誉归来,萧瑟若是”的窘况,引起香港各界人士的关注,10月4日,经许世英、叶恭绰等友人资助,才回到重庆。

  回国后,张善孖日夜兼程举行报告会、座谈会,介绍世界抗战局势,鼓励大家抗战到底。由于长期在外艰苦宣传、加之归国舟车劳顿、讲演不事休息,又不听从医生劝告,终致糖尿病并发症复发,晕倒在活动现场。1940年10月20日,回重庆仅仅15天后,经抢救无效,张善孖在歌乐山中央医院(宝仁医院)辞世,享年59岁。

  张善孖逝世后,葬于歌乐山三百梯兔儿山麓。张善孖去世翌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出长篇报道。美国芝加哥、纽约、费城侨胞和美人士均举行追悼会,红衣主教举行追思弥撒会,重庆、上海分别举行隆重公祭。

  张善孖先生以笔下雄壮威武的猛虎,彰显了中华民族不屈的意志,传递了中华民族浩浩荡荡的千秋正气,是中国美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画虎大师,亦是中国抗战时期贡献伟大的画家,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的画家,人们称张善孖先生是中国“真正的爱国大画家”!(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