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府院之争趣闻:黎元洪外号“黎菩萨” 徐世昌被叫“水晶狐狸”

2020-09-08 09:40:32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子华 责任编辑:子华 字号:T|T
摘要】北洋军阀黎元洪长得“慈眉善目”,绰号“黎菩萨”。严复评价其“徳有余而才不足”,但从武昌起义被人拿枪逼上都督之位起,便步入了权利的核心,两度担任北洋政府总统。在位施政屡遭掣肘,“府院之争”闹了很多笑话。

  中国小康网讯 1916年6月6日深夜,北京的一处挂满挽联的官邸内室。一个文质彬彬的白发老者和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胖子,正面对着一个金匣子发呆。胖子首先说话了:“里面一定有芸台(袁世凯长子袁克定)的名字”。二人打开了金匣子,里面是一个密封木匣子,木匣子里又装着一个红信封。里面装着袁世凯亲笔书写的继承人名单。

  二人屏住呼吸,从信封里一点一点向外抽纸条,名字次第出现: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没了。白发老者叹了口气:“项城(袁世凯的字)虽帝制自为,至死也无家天下之心啊!”

  这个老者是袁世凯的老搭档徐世昌,而那个胖子,便是袁世凯的继任者,北洋政府第二任大总统——黎元洪。

1599529051204521.jpg

黎元洪

  第二天,黎元洪宣誓就职,段祺瑞任国务总理。第一件事就是先惩办撺掇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八个罪魁祸首,然后就是恢复孙中山先生的临时约法。黎氏履新,各省督军却不服从,于是政府改组后,段祺瑞仍连任总理,压压阵脚。

  黎元洪的心理是很不平衡的。于是想效法袁世凯,扩大总统权力。总统秘书长张国淦劝他说:“算了吧,您宅心仁厚,段氏刚直不阿,你们打好配合,也是人民的福祉啊。”黎元洪摇摇头:“我也得有点建树不是?”

  想着急建树的黎元洪,却先“见”了树。第二天一个八字眉毛的年轻人风风火火闯进了总统办公室,连门都没敲,把一摞人事任命文件往黎元洪桌上“啪”一拍:“盖章吧!”

  黎元洪吓了一跳,但马上恢复了总统的威严,厉声问道:“怎么不通报,你是谁啊?”

  “徐树铮,国务院秘书长。”

  “都是谁的简历?”

  “我还有事呢,你快盖章吧!”

  “资历都审查了吗?是谁批准你来的?”

  “这是段总理定的,内容我不知道。”

  ……

  像这种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那个小树,啊不,小徐,每天吊吊着八字眉,简直用要挟的态度让盖章,弄得好像他是总统一样。黎元洪感到十分窝囊,人事任免不经自己,还受一肚子气,全仗着背后有个段总理,哼!

1599529085643882.jpg

  徐树铮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小徐工作能力确实很强,像诸葛孔明一样给段总理运筹帷幄,人送外号“小扇子”。但是他有个特点,就是恃才放旷,十分强势。黎元洪这样“软软绵绵,庸庸碌碌”的总统,他自然看不上。

  黎元洪越来越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与歧视,就亲自去找段祺瑞了:“老段啊,你看咱俩当年在袁公帐下,是多么的和谐,多么的融洽,共事是多么的愉快……”

  直性子的段祺瑞受不了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就是那个小徐,业务能力是没得挑,但实在目无上级,这搁哪儿可都不行,是撤是换,你看……”

  “老黎啊,亏你像个大肚弥勒呢。连个爱露锋芒的小伙子都容不了吗?对了,我正想说盖章一事呢。人事的具体问题本来是下面去执行的,用不着大总统你亲自操心,盖个章就完事了。如果连这个也管,未免太越权了吧。”

  “不是,你看我总得过目一下……”

  “行,过目可以,但小徐是坚决不能换的。”

1599529112372251.jpg

  段祺瑞

  各让一步,黎元洪忍下了这口气,和小徐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如果说人事任免尚显事小的话,最终因为一件大事,双方矛盾再次激化了。那就是参不参加一战的问题。

  黎元洪一开始主张参战,段祺瑞主张不参战;后来黎元洪主张不参战,段祺瑞又主张参战。总统府和国务院的意见总是不一致。事情僵持不下,于是代表段祺瑞意见的小徐,自然又成了双方的火力点。

  黎元洪上次碰了个钉子,这回不敢亲往了。于是去找文章开头的白发老者徐世昌去做说客。理由之一,老徐足智多谋程度不在小徐之下,人送外号“水晶狐狸”。理由之二,也是最重要的理由,老徐对小徐也无好感。

1599529147758929.jpg

  徐世昌

  于是为了“小扇子”的事,“水晶狐狸”去见了“北洋之虎”。

  还是老徐会说话:“小段啊,你看看你和小黎,总统和总理就是手心手背的关系,府院本亲如一家。现在不能通力合作,为何?还不是有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中挑拨?千万不要为了小事影响国事啊!”

  段祺瑞也很给面子:“既然大哥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那么我可以让步,马上撤换国务院秘书长。但他姓黎的可要明白,这是他在越权干预国务院的人事问题,以后不能有这种举动,下不为例!”

  于是前文中劝黎元洪的总统府秘书长张国淦,这回做了接替小徐国务院秘书长。张国淦和黎元洪、段祺瑞都处得不错,段祺瑞寻思这回参加一战不成问题了。高高兴兴地在国务会议上通过决议,让老张送去总统府盖章。

  谁知,这回黎元洪竟“硬气了”,不盖!有道是“兔子一咬人,老虎也愣神”。段祺瑞发了一下呆,立马冲出了总理府。

  这回轮到老段去找老黎了,直脾气的他推门便说:“这事关系到国家大局,总统若不盖章,决议不能发表,现在就免我的职吧!”黎元洪竟然同意了,还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却连挽留都没意思一下。

  段祺瑞辞职后,气鼓鼓地回天津了。少了掣肘,黎元洪乐得胡子都快飞了起来。找了一位老先生李经羲接替段祺瑞任新的国务总理。又找张勋进京调停那些不听话的督军。

  谁知,张勋领着一堆“辫子军”进城,准备复辟,把国会解散了,还要封黎元洪为亲王。老黎这个悔啊,送走了对手,谁知成了倒行逆施的推手!不想当帮凶,只能辞职吧!

  当然这和节骨眼上,小徐、老段和老黎是一条战线上的人。张勋让开会表决复辟,各省督军都签字宣誓赞成,只有小徐代表老段没有签字。

  而老黎辞职的同时,又下一道复任老段为总理的命令。老段带兵杀回来了,讨伐张勋成功,结束了复辟的丑剧,成了“三造共和”的功臣,恢复了总理之位。当然,总统却没黎元洪什么事了。

  五年后,黎元洪又短暂地当了一阵总统。那时候,老段寓居天津,而小徐已经不在了。没有了对手,老黎感到很寂寞。

  眼前又一批群丑粉墨登场,你方唱罢,我方登台。黎元洪受的气可不是盖章这么简单了,却一点都没有办法,他们送了他一个新外号——“黎菩萨”。

  有时深夜独酌,老黎会咂摸这个外号,“黎菩萨”?方言的发音不就是“泥菩萨”吗?唉,我还是早点过江吧,否则真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喽。”

  无官一身轻,老黎又投入到了新的事业——兴办教育。“湖北第一师范学校”、湖北前川中学拔地而起。直到去世前,他还在筹办一所江汉大学。(子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