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有前例:中国人要自行造船

2020-04-06 15:14:18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东升 责任编辑:李弋 字号:T|T
摘要】船政前后学堂是洋务运动中成绩最为显著、影响最为深远的近代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为中国近代船政的生产和发展,为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船政前后学堂是洋务运动中成绩最为显著、影响最为深远的近代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为中国近代船政的生产和发展,为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上回说到,短短半年,闽浙总督左宗棠完成了外国技术与人才的直接引进,搭建了完善的管理架构和经费保障,选择了优秀的主政人选并赋予其相对独立的权力,特别是船政学堂的筹建,是当时历史条件下,中国近代工业发展上的创举。

  左宗棠和船政大臣沈葆桢都十分重视培养中国自己的造船和驾驶人才,左宗棠与法国人签订的合同中就曾规定合同期满后,要教会中国工人各种造船工艺。1873年,沈葆桢开始逐厂考核,要求中国匠徒自行按图制造,不许洋匠在旁。船政根本在于学堂,离闽前左宗棠在福州城内专门设立“求是堂艺局”,挑选本地“资性聪颖,粗通文义”的子弟入学,1866年末,福建船政学堂的前身“求是堂艺局”开始在福州城内张榜招生。在首批投考的考生中,大多都是福州家境贫寒之士,艺局包食宿而且每月发放4两银子以供家用。学生中,也有一些接触过西洋文明的开明之士,他们大多来自广东,粗通英文,或是华侨子弟,另有少数几人出身于开明的官僚家庭。1867年夏,全部搬迁至马尾,这时艺局已分为“英语学校”和“法语学校”,而后逐渐演变为包括造船专业、设计专业和学徒班在内的法文前学堂,以及英文授课、专授驾驶与轮机技能的后学堂。

  学堂授课全用英法文原版书,语言首先是最大的障碍,然而根据一位参观过船政学堂的法国工程师的记录,他们显然非常用功。“我看到一些年轻人只上了4天课,就显示出他们极为敏捷的智力,8天以后,他们流利地拼读各种单词,在石板上写出所有的字母。无疑,6个星期以后,他们都会拼读,有好些人还将会写。”英语教师嘉乐尔也称赞自己的学生说:“这些年轻人的资质和勤勉的结果,应该对他们同胞的冷淡态度起到酵母般的影响。”学堂的规章制度异常严格,1867年11月到职的嘉乐尔曾提出“从7月中旬一直到8月中旬,学生有一个月假期”,但并未被沈葆桢采用。严格的淘汰制度也是学生有所成就的原因之一。章程规定,连考三次三等者退学。艺局开办之初,共有学生300余人,到1874年,学生已不到200人。严复、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等皆在其中。船政前后学堂是洋务运动中成绩最为显著、影响最为深远的的近代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为中国近代船政的生产和发展,为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1876年4月,英国战舰田凫号抵达福州,海军军官寿尔参观了马尾的船政学堂。他看到了大约50多个学生,第一班在做代数作业,简单的方程式,第二班正在一位本校培养出来的老师的指导下,研习欧几里德几何学,都是英语授课。他翻阅了几本学生的笔记,“他们的整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寿尔认为这些学生的智力和西方学生不相上下,“不过在其它各方面则远不如后者”。因为下课之后,这些学生从来也不懂得娱乐。

  除日常授课外,学生还需上舰出海实习。1871年,部分学生登上建威舰,由洋教习带领前往南洋出海实习之前,23个学生联合署名给他们敬重的英语教师嘉乐尔写了一封告别信:“从今而后,我们要去对付飓风,控制狂浪,窥测日星的行动,了解暴风的规律,勘查海岛,调查岩石的性质。我们从老师所学到的一切,在日后生活的经验中将被证实为真确。这样地,最可怕的困难成为平易,最险恶的情况成为静谧……我们的爱国心将不减少,我们的离去,老师,将为你所喜悦和赞许……”他们中的一些人以献出生命的方式证明了这一点!

1575518671288613.png

东升

  好读书, 不求甚解;

  喜说文, 不激不随。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4月上旬刊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