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德国艺术从业者:工作与生活均发生巨大改变

2020-03-26 16:35:29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综合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如今,新冠病毒已经向德国入侵,对于德国的普通人来说,如此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对此怎么看?工作和生活真的可以因此停摆吗?

  对于德国人来说,一个多月前,他们还认为新冠肺炎的疫情距离他们很遥远,颇有隔岸观火的之势。不久前,近在咫尺的意大利疫情逐渐开始恶化并呈现暴发趋势,然而,这似乎也没有影响彼时德国人飞去意大利北部疫区滑雪度假的脚步。如今,新冠病毒已经向德国入侵,对于德国的普通人来说,如此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对此怎么看?工作和生活真的可以因此停摆吗?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对几位艺术行业颇具代表性的从业人员进行了专访,他们的职业都必须时刻与大量的人打交道,让我们听听他们的声音。

  Darlene Ann Dobisch:在线授课只是临时解决方案

1585211576464637.png

  图:Darlene Ann Dobisch生活在德国的美国人,歌剧、音乐剧表演艺术家,曾经在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为G20各国领导人献唱。

  作为表演行业的从业人士,您能谈谈这次病毒来袭前您的工作是怎样的吗?

  2020年到目前为止还太短,但足够糟糕。所以我还是说说过去的半年我的日常工作安排,它们近在咫尺,但和当下比较,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2019年6月,我在拜罗伊特歌剧院首演了《魔笛》, 8月,在慕尼黑的Prinzregenten歌剧院也表演了6场。2019年秋,我在奥滕森的Alte Druckerei举行了一场名为《神话、童话和鬼故事》的个人音乐会,并于 11月,在汉堡青年音乐学校重演。还有两三场Breakin’ Mozart的表演,其中之一在斯图加特。另外,我在约瑟夫.海顿的《创世纪》中独唱了女高音部分。今年1月,我在美国举办了两场名为《Flora, Fauna和奇妙动物》的个人音乐会。这些表演活动,根据规模不同,观众人数也不等,从1200个座席全满到50人参加的小型音乐会都有。

  因为新冠病毒危机,政府逐步限制了人数众多的大型活动,您的表演行业一定也受到很大影响,近期有多少表演被迫取消了呢?

  是的,影响很大。我原本应于4月1日在埃森爱乐音乐厅表演Breakin’ Mozart,但被迫取消,且至今没有确切的改期计划。2020年7月的四场《魔笛》演出,也推到了2021年7月。但这些还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的是,我暑假期间回美国的表演计划都被迫取消了,所以这意味着今年夏天我既无法回家,也无法工作。

1585211577442440.png

  您有取而代之的工作可能吗?比如我知道您还教授声乐。

  我有尝试在线教授声乐,通过呼吸、嘴型和舌位来教授发音和纠正学生的错误,甚至锻炼他们的听力、讲授乐理等,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很难,在线授课方式只能是一种临时的解决方案。比如,我有一位日本学生,目前我们尝试在线授课,她在回日本前,曾经在德国跟我学习了一年的声乐课程,但现在的在线教学,我们无法达到以前的学习质量。所以,从长远看,这并不是好的解决方式。另外,我有英语教学作为副业,语言在线授课相对比声乐课效果好很多。

  您在家工作的时间比以前要多了,但目前德国学校都停课,所以孩子们也都在家,能聊聊您如何安排家庭生活吗?

  不得不说,我获得了比以往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和家庭成员共处。我在做在线教学时,会邀请我的两个孩子观摩。作为一名老师,这激励了我为孩子更合理地安排时间和任务,从而使他们身心都得到最大的平衡。但这些家庭工作也确实占据了我很多时间,我需要更合理地分配时间去教授学生以及自己练习表演。但总的来说,我们的家庭和工作日常安排还算有结构感,这也使得大人孩子都安心。

  目前中国很多省市新增病例已经清零,但人们似乎恐惧犹在,不愿意象从前一样积极外出购物吃饭和娱乐,您有没有德国此种“疫情后时代现象”的担忧?毕竟您从事表演行业,需要观众。

  也许东西方文化有所不同,我觉得,只要这里的政府发出放宽政策的信号,人们就会争相出门。但是,我们得承认,疫情的缓和可能需要时间,它持续的时间越长,感染的人就越多,人们就越变得更加谨慎,犯罪等社会不安因素也会越多。目前只能观望,但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挑战,人类才有了更多的学习和总结的机会,比如越来越多的人在YouTube录制所见所闻,人们可以观看,反思。如果我们没有通过危机学习到任何东西,那才是最糟糕的。所以即使我2020年所有的演出都被迫取消,我会很难过,但我会和很多人一样,想办法安排其他可做的事情,并保持持续的专业练习状态,至少为我的社区带来欢乐,我也希望我们都能遵循政府给予的指导方针,在接下来的几周减缓病毒态势,如果没有,这次危机会彻底改变社会。

  Rik Reinking:我们正在考虑发展“在线参观”模式

  图:Rik Reinking和他的团队,Rik Reinking,德国知名艺术品收藏家,国际艺术博物馆、交流园Woods Art Institute创始人。

  因为新冠病毒危机,WAI被迫取消了多少参访预约和展览安排?

  我们取消了所有导览活动,包括每周六定期的以及与其他团体机构共同策划的活动。大型的展览活动也受到影响,比如计划6月初举行的达达主义代表人物,丹尼尔.斯波利90岁生辰个人回顾展,因为疫情,我们已将展览推迟,但具体举办日期,没有人知道。时间很紧迫,丹尼尔.斯波利已经90岁高龄,我们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自己这次也许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大型展览,这个展览,对于他本人及整个艺术届,都有非凡的意义。相应推迟的大型展览还有本应于9月举行的沃尔夫刚.佩特里克作品展,该展览也被迫顺延,但至何时,目前无法计划。

  另外,WAI有参与凯撒集团“泛柏林艺术生研学活动”,这次交流活动本计划在今年7月举行,但先是因为中国的疫情被迫暂停,现在又因为整个欧洲病毒泛滥而再次被搁置。

  目前WAI有其他的业务来源支持其日常运转和消耗吗?

  我看不到任何其他收入选择,展览业是受病毒影响的重灾区之一,我们无法接待访客,无法组织展览活动,因为这些都需要与大量的人打交道。甚至连艺术园区内部的部分改造都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上周,我们刚打发了装修工人,至于何时能再开工,我无法承诺他们。

1585211576833908.png

  WAI是否有一些在线社交媒体可以供人们浏览和交流?

  我们目前在Instagram很活跃,不定期地分享一些活动的视频、照片、藏品故事等等。另外,也可以访问我们的官方网页浏览更多新闻、简报等信息。接下来我们考虑做在线参观—— 以照片或视频甚至虚拟现实的方式。虽然这是科技发展的趋势,但展览业还是需要以人与人,人与物的面对面现场互动为主。

  艺术可以让人沉静,您是否觉得此次危机带来了积极的一面?

  当然可以,艺术的目的就是追问,追问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问题,每个人都会通过它找到自己的答案。我们最近也被在社交媒体或在线互动频繁地问道,是否此次危机会成为创作灵感的催化剂,我觉得这当然可能会发生,但不一定是必须的。

  那么危机过后,您是否考虑做一次国际性的创作展,比如“危机时期创作作品展”?

  应该不会,我如果考虑,也只会考虑以“恐惧和痛苦”为主题的艺术创作品,因为这是能把人类直接关联在一起、完全不需要其它中间环节介入的因素。病毒危机的后时代秀,在这里不存在。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