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牢则大厦固:重大灾害中的社区问题透视

2020-03-20 21:49:37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程萍 吴瑞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这样的历史性大灾难形成的社会巨系统的震荡和变化,不仅考验着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和水平,也考验着每一个人的人性和理性。

  文/程萍 吴瑞

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对人类社会的巨大挑战,已经远远超出人们对传统社会的认知,从思想理念、政治制度、军事意图、经济实力、科技水平、风险应对、法律界定、社区治理等涉及党和政府治国理政的各个领域,到社会心态、阶层关系、区域认同、公民素质、心理博弈、舆情分析等等社会问题……在每一个视角和每一个层面,都显现出令人惊诧的群体认知的撕裂和分歧!这样的历史性大灾难形成的社会巨系统的震荡和变化,不仅考验着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和水平,也考验着每一个人的人性和理性。

  对漫天飞来的海量信息进行梳理和思考,从专业视角,一条清晰的脉络逐渐显现出来,聚焦在近几年关注和研究的社会治理领域。从宏观视角审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国家利益的高度做出的决策和战略部署,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人的胸怀和担当,也展示出中国人民的智慧和付出,是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和发展中国家最有效控制疫情并最终夺取防疫抗疫攻坚战胜利的法宝。从微观视角考察,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恰逢春节阖家团聚之际,短短的十几天内,14亿中国人放弃了纷繁复杂的社会身份和活动,作为居民聚集在居住地所在的城乡社区,把社区工作和社区工作者(基层干部)推到了抗疫的最前沿!

  一、突发疫情暴露出的社区治理突出问题

  以2000年11月中办国办批转下发《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为标志实施社区改革以来,经过近30年的发展,截至2018年底,全国有城市居委会10.8万个,农村村委会54.2万个。 这一数字表明,在社会治理创新的改革背景下,我国基本构建起以城乡社区为依托的基层管理体制。此次疫情,无疑是对30年来社区建设和治理成效的一次大考,是对社区工作者综合素质的一次大考。在突如其来的重大灾难面前,不仅防疫抗疫,所有与居民生活相关的事务突然聚集在社区,在社区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突显出来。从武汉疫情蔓延和封城早期的情况看,成绩并不理想,必须提高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高度引起重视。

  (一)社区治理理念跟不上时代发展步伐,行政化倾向削弱了居委会居民自治的基本功能,与党对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和目标差距较大。

  城市社区最突出的问题是行政化倾向导致社区自治理念淡薄,自治认知与能力不足。一方面,在突发灾难面前,作为居民自治组织的居委会工作不是以居民为中心,仍然是围绕上级意图转,没有政府红头文件,几乎不能自主开展工作,在突发事件中不能迅速有效地应对困境;另一方面,在越来越行政化的运行模式影响下,居民难以形成自治意识,甚至强化了“有事找政府”的传统思维,基层矛盾向地方政府集中。武汉市是国家民政部最早的社区建设试点城市之一,但在新冠病毒发现、扩散和封城初期,从各种渠道反映的信息看,在地方政府应对失措的情况下,医疗资源已经极度紧张,重症患者无法得到救治,较强的“行政化”思维,使得居委会等社区组织缺乏自治意识和自觉行动,社区工作人员和基层干部缺乏担当,行动迟缓,不能在第一时间组织居民进行自救和互救,对社区内的病患、疑似,特别是重症患者进行有序有效的隔离管理和疏导。很多居民求医无门,基本生活物资得不到及时补充,无助、恐慌甚至绝望的情绪蔓延,不能不说与社区居委会等社区组织及工作人员思想僵化、不作为有关,是疫情失控的重要原因之一。

  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馆小区居民在孙春兰副总理视察之际,当场暴露社区服务中的问题,非常典型地反映了居委会长期行政化思维导致的形式主义等问题。百步亭是全国文明建设示范社区,在已经了解有传染性肺炎的情况下,仍然只重视上级意图,为营造喜庆和谐局面举办“万家宴”,增加了居民感染风险。这些例子反映出社区行政化倾向带来的教训应该反思和汲取。

  在农村,停留在各自为战、村邻自保的农耕思维和管理模式上,忽视现代社会的大系统整体协调、约束性法律适用范围扩大化是两个突出问题。疫情防控早期,看到最多的信息是各村自行封村封路,修栏杆,筑围墙,挖断公路……这些做法虽然对防控疫情有一定效果,但与现代化的治理理念相去甚远,客观上对现代化建设的交通网、物流网、应急运输网、通讯网等国家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行产生了阻碍作用。在落实居家隔离、外出戴口罩等防控措施方面,村(居)干部片面地理解法规政策,无边界扩大约束范围,导致村民(居民)应有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等,都是与现代治理理念相悖的做法。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