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缅怀李文亮!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发现疫情遭训被冤枉是真的吗?钟南山谈李文亮感动落泪

2020-02-27 16:18:58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柒月 字号:T|T
摘要】2月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前,成束的鲜花拥着李文亮医生的照片和画像。哨声划破黑夜,最后一批市民在夜间来到医院门口,悼念他的离开。

李文亮造谣是真的吗?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记者:警方给你的《训诫书》上写的是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言论,当时还有人觉得你造谣,你怎么看?

  李文亮:我觉得不算造谣,因为报告写得清清楚楚是SARS。而且我只是想提醒同学注意,并不想引起恐慌(李文亮在群聊时还上传了一张检测报告单,其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中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有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细胞、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编者注)。

  记者:既然不认为是造谣,那你想过以后会不会走司法途径来要个说法?

  李文亮:没有,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烦,我很怕麻烦。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么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另外再就是有人说我被吊销执照是不真实的,要澄清!

  记者:1月28日,最高法院在公号发了一篇武汉八名“造谣者”处罚是否得当的评论文章。你可能是这八人之外的人,当时你看到后有什么想法?

  李文亮: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许多,不太担心医院的处理了。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我还是认同最高法院的文章,应该具体甄别。(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会太关注,因为网络传播最广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条就是我发出去被截图的。

  记者:1月29日,武汉警方回应了对八名“造谣者”的处理,其中并没有提到你所受到的训诫,你怎么看?

  李文亮:警方的回复我只能看看,发表不了看法,没有意义。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那八人中的。

  记者:有人把你称为这次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预警者”、“吹哨人”,你认为呢?

  李文亮:不敢当,我只是得知消息,提醒同学,当时没想那么多。

  记者: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文亮:康复以后我还是要上一线的,现在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记者:家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李文亮:我妻子在外地的娘家,武汉封城回不来。父母应该近期可以出院,暂时找不到人帮忙,他们平时身体不错,出院后应该可以自己照顾。我跟他们通话听起来状态都不错,可以自己活动。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